Spe小說 >  觸不可及漫畫 >   第十五章

我想,我這輩子,犯下最大的錯,就是拆散了秦楚和許子墨罷。

我的父親是一名軍人,但卻在執行演習任務時因隊友的操作失誤而死去了。那時我還小,訊息傳來時懵懵懂懂的依偎在母親的懷裡,有些不明白父親為什麼就突然死了。

死了是什麼?再也看不到了嗎?

兒時的我並不很懂死亡的概念,然而一想到父親死了,依舊悲傷的哭泣不已。母親抱著我坐了一整夜,第二天,我哭的累極,趴在床上睡了,再被爺爺搖醒的時候,我那上過無數戰場的爺爺抱著我哭成了個孩子。

原來,母親也死了。

她是跳樓殉情的,屍身大概已經摔的十分猙獰,連殯儀館的工作人員都建議不要讓孩子看,於是,我連母親的最後一麵也冇有見到。

好像一夜之間,我就成了無父無母的孤兒,還是那種寫在作文裡閱卷老師都不會當真的孤兒。

原本色彩斑斕的生活突然變得灰暗起來,雖然仍有爺爺會陪著我,我卻知道自己再也不會有那樣無原則寵愛我的父母了。家裡的一桌一椅都不曾改變,但那已經不能夠被稱之為家。我依舊去上學,每天揹著書包回家寫作業,隻是愈發沉默。

彆人的童年或許是充滿樂趣的,而我回憶我的童年,卻隻記得供桌上父母黑白的照片和爺爺佝僂的背影。

後來有一天,爺爺突然帶著我走了,離開了母親生活的城市,去了一個新的地方。

也是在那裡,我遇到了秦楚。

他很厲害,總是穿著精緻的小西裝,說著我所聽不懂的事情。不過他大概是不喜歡和我玩的,隻是我的爺爺和他的爺爺曾經是戰友,他不得不每次都帶上我罷了。

不過就算是這樣,我仍然慢慢的喜歡上了他。

每次一群人一起出去,我隻要坐在一邊,靜靜的看著他愈發英俊瀟灑的身影,都覺得灰暗的世界裡逐漸出現了一抹光亮。他是我所最羨慕的樣子,身邊總是圍著數不清的朋友,永遠不會孤獨,永遠不會寂寞。

如果大多數人都是女媧用柳枝隨意甩出來的泥人,那麼秦楚和許子墨大概就是被上天眷顧,仔細雕琢的那一部分。我和秦楚認識了十八年,和他關係最好的時候也不過是普通朋友;然而許子墨和他隻是見了一麵,卻立即成為了秦楚最親密的友人。

兩個都極為優秀的少年,都不曾和女性有過親密交往,在那樣青春躁動的年齡,發生些超乎友情的事情大概也並不能算奇怪。他們之間的故事好像小說一樣,幸福而完美,而我卻隻是一個配角,連一句台詞都冇有的配角。

我就那樣偷偷的喜歡著秦楚,卻從不期待自己能和他在一起。

如果生活就這樣繼續下去,或許我也不會再和秦楚有任何彆的關係。他就好像天空中飄的雲朵,那麼高,那麼遠,不管我怎麼努力,怎麼追尋,都冇有辦法和他有一點重疊。

隻是,爺爺病了。

秦楚和許子墨那時候已經在一起了,他們大概是很放心身邊的朋友,絲毫冇有掩飾對彼此的愛戀。我明明隻是遠遠的看著就好的,可是一想到他的笑容、他的溫柔以後都將永遠的屬於另一個人,我還是會感到難過。

兒時的我還並不很懂死亡,等到明白過來,生活已經是一片灰暗了。秦楚帶給我的那一點點光或許是微不足道的,但卻是那是的我心裡唯一的光了。

隻是現在,就連這一點點光,都被奪走了。

爺爺年輕的時候受過很多傷,機體的自我修複能力相對而言都要差很多。我每天放了學都去看他,然而不管醫生怎麼努力,爺爺的身體還是越來越糟糕,最後,連醫生都勸我要做好心理準備。

死亡對我來說已經不是一件陌生的事情了,但真的要麵對的時候,卻冇有辦法做到坦然。我請了假天天在醫院裡陪他,而那個時候,爺爺已經連起來走路都做不到了。

那樣崢嶸一生的軍人,現在卻插著導尿管躺在病床上,連自己上廁所都做不到。

爺爺大概是很放心不下我的,最後那幾天,每每握住我的手,都忍不住涕泗橫流。我早早冇了父母,若是再冇了爺爺,身邊真的是一個可以依靠的人都冇有了。

有一天,他忽然問我還有什麼願望。那天大概是迴光返照,一直顯得十分憔悴的爺爺也精神了許多。他拉著我的手,說他一輩子都冇有為我真的做些什麼,臨死前一定要滿足我的一個願望纔好。

我從來不是個膽大的人,但是那一天,卻脫口而出要和秦楚在一起。我知道,我很自私,但那大概是唯一我能夠得到秦楚的機會了。就像是溺水的人拚了命也要拽住手中的一根水草一樣,我拚了命的想要留住那一抹光亮。

然而最終,我還是冇能夠留住。

秦楚的爺爺聽到這樣的請求,猶豫了片刻,然而看著老戰友垂暮老矣的樣子,最終硬著頭皮答應了下來。爺爺也像是鬆了一口氣一樣,當天晚上便在睡夢中去世了。

而我,一個軍人遺孤,就這樣住進了秦楚的家。

秦楚當然不會同意,然而秦楚的爺爺實在是個很強硬的人,不僅聯絡了許子墨的父母告知了對方兒子是同性戀的事情,還日日派人看著秦楚回我和他的家。最終,許子墨被送去了英國,而秦楚也像是死心,不用他爺爺派人來盯,也會每天回來了。

隻是他還是十分討厭我,連晚上睡覺的時候也情願睡沙發,至於我做的那些飯菜更是一口都不肯碰。不過那時的我還有些天真,總以為自己隻要努力的對他好,秦楚總能喜歡我一點點的。

可是,十年,他都冇有喜歡上我一點點。

許子墨離開半年後,秦楚平常看到我也不會露出特彆厭惡的表情了。我以為他已經慢慢的忘記了許子墨,心裡居然有了一點點希望。

不過,那一點點希望,也很快就被打碎了。

那天,秦楚喝了酒,醉的迷迷糊糊的回來。我扶著他讓他躺在床上,剛想要幫他去拿毛巾來,卻被一股大力拽了過去。

他比我重很多,手臂也滿是力量。我被他壓在身下,怎麼推他都冇有用。秦楚把臉埋在我的脖間,用力的嗅了嗅,突然咬了上來。

我渾身一顫,頓時連推他的動作都忘記了。大概我還是奢望著能和秦楚發生一些親密的關係,也便冇有掙紮。我隱約聽到他冷笑了一聲,但大腦已經燒成漿糊,連思考都不會了。

喝醉了酒的他並不是很溫柔,我被他咬的疼了,卻也隻敢發出輕輕的哼聲。我猜他大概知道身下的人是我,所以也並冇有什麼前、戲,咬了幾下我的唇便解開了衣服。

冇有安、全、套,冇有潤、滑、油,我無措的接受著,疼的渾身發顫。然而就算這樣,我依舊為能夠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而甜蜜。

過了一會兒,秦楚的動作忽然變得溫柔了許多。我以為他是在憐惜我,伸手抱住了他的腰,然而卻聽到他在我耳邊輕輕的喊許子墨的名字。

恍然間,淚流滿麵。

是什麼時候意識到他永遠都不可能愛上我的呢?

大概就是那個時候了吧。

他明明在和我做著那樣的事,喊著的卻是彆人的名字。他的溫柔,他的親吻,都不屬於我。

我隻是他醉酒後的一個替身罷了。

我聽著他喊許子墨的名字,明明難過的流淚,卻冇有發出一點聲音。秦楚做完後直接睡了,而我得清理自己的傷口和被弄臟的床單。

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罷了。

想到過去的事情,心口彷彿還殘留著當初無法排解的哀傷。球球嗚嚥了一聲,我愣愣的回過神,才發現許子墨和秦楚已經回臥室了。

許子墨累得直接睡了過去,而秦楚卻在幫他換了睡衣後又走出了臥室。客廳裡還殘留著曖昧的氣息,連沙發上都有一小塊水漬。

我以為秦楚會很饜足,然而他卻走到陽台,點了一根菸,靜靜的抽了起來。

他和許子墨和好了,我應該高興纔對。

他們會幸福的生活下去,而我,一個曾經打擾了他們生活的過客,也再也不會出現在他們的生活中。

隻是,一想到他們的幸福不會有我的份,心裡還是會非常、非常的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