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觸不可及漫畫 >   第十三章

秦楚有些迷茫的吸著煙,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突然對許子墨發火。明明是他發了誓要一輩子對他好的……現在,自己卻在想著那個被趕走的顧安澤。

他微微垂下了眸,輕輕的歎了一口氣。他曾以為自己是不在乎的,顧安澤的一切,包括那隻隻會搗亂的狗。但似乎從顧安澤搬走的那一天起,生活就彷彿缺失了什麼。

而且,不是一個保姆所能夠替代的。

為什麼,每每看到顧安澤就會惱怒不堪呢?

他沉思著,手裡的煙又不小心燃到了儘頭。秦楚看著手裡的煙尾,忽然想起自己曾經與顧安澤還有過一段關係不錯的時日。

那個時候,他會按時回家吃飯,雖然會故意不給顧安澤好臉色,但卻享受著對方給自己的一切服務。

明明可以選擇不碰他,但卻無法控製自己,忍不住要看他在自己身下喘、息的樣子。

然而就算那個時候,他依舊是惡劣的。他總會故意冷落顧安澤,要看他紅著眼眶做飯,像個被欺負了也不敢吭聲的兔子一樣,眸中含著淚給自己調水溫的樣子。

為什麼,會那麼想要欺負他呢?

想要欺負到,就連在做、愛的時候都會故意的粗暴起來,讓他疼的渾身發抖,要他永遠記得這樣的痛。

秦楚愣愣的看著茫茫夜色,忽然發覺有關顧安澤的一切,自己都深深的記得。就算已經很久冇有看到他了,卻也還是能夠清晰的描繪出他的麵容。

為什麼呢……

完全忘不了。

好像中了毒、藥一樣,隻要遠離了對方,就會不斷想起那個人在身邊的點點滴滴。他應該是愛著許子墨的,也理應這樣,但為什麼就連躺在床上的時候都忍不住想起那個人瘦小的身軀?

這麼久了,都冇有主動聯絡自己一次……

秦楚抿住了唇,把煙尾按進了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