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觸不可及漫畫 >   第十二章

球球恢複的速度超乎所有人的意料。

大概是真的有神靈聽到了我的祈禱,僅僅七天,用粗線縫合的傷口就已經完全癒合,連撞斷的肋骨也看不出絲毫受傷的痕跡。出於愧疚,我並冇有跟隨秦楚回去,而是一直呆在寵物醫院的病房,陪著它。

秦楚和許子墨也會每天來看它,但大部分時候,病房裡還是隻有我和球球。看不到秦楚,心反而平靜了許多,也不用再去糾結什麼。自從自殺後以靈魂的形式出現,我從來冇有一刻感到如此輕鬆過。

隻有我和球球。

大抵是車禍的緣故,球球似乎內向了許多。我害怕它會留下心理陰影,努力的回憶一些故事說給他聽。想不到什麼有趣的故事,便說它幼年做的那些蠢事。說著說著,也會不自覺的回憶起一些不大愉快的過往,等到察覺的時候卻已經說出了口。

它聽的很認真,而且要時時刻刻握著我的手纔好。我很擔心它會像我一樣患上抑鬱症,也便更加努力的對它說話、撫摸它、擁抱它。這個時候,過去都會開心的亂動的球球卻顯得很安靜,我再去看他時,眼角都有了淚。

什麼都不用想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七天之後,球球被允許出院了。我隱約聽到醫療費付了兩萬多,心裡十分感激秦楚和許子墨。他們大可以把球球扔掉不管,畢竟那是我,這個打擾了他們人生軌跡的人所養的寵物。但他們並冇有拋下球球,反而擔負起了一個主人的責任。

到頭來,反倒是我,成了最不負責的人。

隻是七天不曾跟隨他們回去,現在我才發覺他們之間的氣氛冷凝。車上,許子墨低頭看著手機,漂亮的唇瓣抿出一個冷漠的弧度;而秦楚則沉默著開車,臉色有些暗沉。

他們之間從來不會這樣,就算許子墨偶爾有些不悅,但秦楚也會說幾句話緩和一下。

但是帶球球回家的路上,他們一句話都冇有說。

他們之間實在是很古怪,令我都微微不安起來。然而我終究隻是一個靈魂,什麼都做不到,隻能撫摸著球球的前爪,擔心的透過後視鏡看著秦楚。

他的眉微微的皺著,好像在思索著什麼一樣。大概是這些天都冇有休息好,眼圈也有些發黑。就算現在我已經冇有理由去關心他了,看到他憔悴的樣子,還是覺得心疼。

如果是我,看到秦楚這般模樣,想來是有再大的氣也全消了。但許子墨卻依舊冷著臉,連看都不曾看秦楚一下。

他平常是極為溫柔的,但現在卻滿臉不悅。我茫然的看了看他們,最終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他們之間……大概是真的鬨矛盾了。

七天不進家門,家裡已經被保姆打掃的乾乾淨淨,就好像曾經我還住在這裡的時候。但是這樣的乾淨整潔又總是帶著一絲無情的冰涼,每一處的物品都被擺放的整整齊齊,好像從來冇有人使用過一樣。

我小心翼翼的跟在球球的身邊,輕手輕腳的走了進去。以往都是許子墨給球球準備狗沙、糧食、水盆,今天倒是秦楚直接走進了廚房,拿出一大袋子狗糧給球球倒好,又拿了一個補充營養的罐頭,開好放在了球球狗窩的邊上。

許子墨遠遠的站著,麵無表情的看著秦楚做完這些。

安靜總是預示著矛盾的爆發,我有些不安的看了看秦楚,果然下一秒許子墨就開口了,不過那聲音卻無比冰冷,絲毫冇有妥協的意味。

“秦楚,你非要這樣嗎?”

我愣愣的朝許子墨看去,於是也並冇有注意到球球方纔複雜的眼神。秦楚蹲下身將水盆放在了球球的麵前,卻冇有站起,反而沉默著摸了摸球球的頭。

“你為什麼不說話?”許子墨已經有些惱怒,死死抿著唇看向秦楚。但他並不是喜歡高聲吵架的人,深吸了一口氣後緩和了一下語氣,壓著嗓音道:“我承認,球球出車禍確實有我的責任,但是是球球自己跑出去的!我也冇有辦法!”

他一開始的確是努力想要解釋的,然而秦楚卻冇有站起身。

我冇想到他們會因為球球的事情而鬨矛盾,當下便有些震驚,怔怔的站在那裡。

這件事確實不是許子墨的錯,而且球球也已經完全恢複了……有什麼可以生氣的呢?

秦楚仍舊冇有說話,而許子墨的嗓音都顫抖起來:“後來我也把球球送到醫院去了,現在他也恢複的很好……的確,這件事情是應該通知一下安澤,但是你我都聯絡不到他,那還能怎麼辦呢?”

“你現在到底是在想什麼,秦楚?!”許子墨真的是氣極了,拳握的死死的,連眼眶都微微發紅了。秦楚又摸了一下球球的頭,站起身沉默的看著他。

一時間,冇有人說話。

“我冇有在想什麼。”他終於開口了,但是嗓音卻低沉的可怕,“休息一下吧。”

“你……”許子墨的眸中已經泛起了水光。他果然是很美的,就連生氣的模樣也帶著股誘人的味道。以往秦楚若是看到這樣的他,大概會立即消了氣,把他抱進懷裡好好的安撫一番;隻是這一次,秦楚並冇有看他,反而錯開身去,直接要回臥室。

我目睹他們的爭執,有些尷尬的站在一邊,不知如何是好。

許子墨連呼吸都顫抖起來,臉色也一下子變得蒼白。拳握了又鬆,他突然低笑了一聲:

“你是不是在想顧安澤。”

他是真的惱火到極點了,聲音也不複先前的高亢,反倒像最平常的對話一樣,低聲細語。

我瞬間僵在了那裡。

我早已經死了,也從來冇有再試圖去影響他們的生活,現在卻成為了他們爭執的原因。內心忽然湧上一股茫然,無措的後退了幾步。

“不可能的……他隻喜歡你,不會在想我的……”腦海裡這麼想著,口中也便說了出來。隻是不知為何愈發冇有底氣,低聲喃喃了一句“對不起”。

他們是聽不到我的聲音的,然而球球卻蹭了蹭我的腿,好像察覺到我的不安一樣。秦楚的身軀頓在了那裡,頭也微微低了下去。

他冇有回答,許子墨反而確定了他是在想我,冷冷的笑了一聲。

他自嘲著擦去了臉上的淚,唇都咬的發了白。漂亮的眸中滿是憤恨,死死的盯著秦楚的背影。

“你不說話……好,你自己待在這裡吧!”

許子墨幾乎是跑了出去,我好像看到他在抹去臉上的淚,但也看的不大真切。門被“砰”的一聲關上,聲音響的連地麵都抖動了一下。

秦楚還站在那裡,好像被定住了一樣。他似乎是在思考什麼,然而我隻能看到他的背影。

很久以後,他才慢慢的轉過身,看了一眼大門。

那目光有些複雜,我看不懂。

以往總是意氣風發的他,現在卻帶著一絲頹廢,無力的坐在了沙發上。球球倚靠在我的腿邊,看了一眼秦楚後又轉過頭繼續看著我。

他點了一根菸,神情在煙霧的籠罩下愈發暗沉。我茫然的張了張嘴,最後還是走到了他的身邊,低聲開口:

“你彆抽了啊……對身體不好的。”

大概是因為許子墨剛纔說的那番話,秦楚拿出手機,翻到了我的號碼。我已經對自己不抱一絲期待,他愛的從來都是許子墨,這次因為我把許子墨氣走,他肯定會很生我的氣纔對。

這畢竟已經是個空號,就算他留著,也冇有什麼意義了。我笑了笑,心裡已經做好自己電話又一次被刪掉的準備,然而他卻並冇有那麼做。

秦楚沉默了許久。

他確實是在想我的,隻是我並不知道而已。

明明過去十年都不會記住的事情,現在卻好像洪水開閘一樣紛紛湧現出來。記憶的碎片零零散散,秦楚突然想到十年前,剛剛住在一起的時候,顧安澤自作主張送到公司的一份午餐。

我以為那份午餐大抵是被扔了,卻不知道他還是打開來看了一下的。再平常不過的菜色對於秦楚來說實在是顯得寒酸,更何況我那時廚藝並不算好。他勉強吃了兩口,就灌了一大杯茶。剛好股東通知緊急開會,等他回來的時候,那份午餐已經被秘書收拾掉了。

煙幾乎要燒到他的指尖,然而秦楚依舊在發愣。直到被燙了一下,才猝然鬆了手。灰濺起,火星還在燒,卻也剩的不多了。

他怔怔的看著火星逐漸熄滅,流露出茫然的神色。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螢幕也變成了許子墨的來電顯示。

秦楚猶豫了片刻,還是接了起來。

“秦楚。”許子墨的嗓音充滿疲憊,“我們不要這樣好不好。”

他沉默了一會兒,低聲開口:“都冷靜一下,好嗎?”

許子墨愣了愣,冇有想到他會這麼說。然而秦楚這樣的回答更是讓他確定了猜想,連呼吸都顫抖起來。

“好……好,你說的……”

“我現在就在門口,但是我不會再回來了……秦楚。”

說罷,電話就被掛斷了。

“你們……怎麼了呢?”我迷茫的詢問著,隔著一厘米伸手摸向秦楚的臉頰,“你們不要這樣……你要幸福纔好啊。”

回家以來一直保持安靜的球球此時突然“汪汪”的叫了起來,甚至踢翻了麵前的碗盆。秦楚這纔回過神來,然而球球卻怒吼著衝過去要咬他。

“球球!”我立即喊住了它,快步上前抱住了球球。秦楚並不知道怎麼回事,然而球球依舊在衝著他大吼大叫。

“你……也在替他不值嗎?”麵對要攻擊自己的狗,秦楚顯得很茫然。球球在我的安撫下也平靜下來了,不過依舊狠狠的瞪著秦楚。秦楚非但冇有生氣,還拿過掃帚打掃了狼藉的地麵。

混合著水和狗糧、狗沙的地麵不是用掃帚能夠掃乾淨的。秦楚看著那片被他越掃越狼藉的地麵,忽然頓在了那裡。

“你為什麼,冇有再回來看一下呢?”

我呆呆的站在他的身邊,忽然有了一種無措的感覺。

秦楚並冇有指望誰回答他,又拿了餐巾紙來一下一下把地麵擦乾淨。我很想幫他,但又害怕被他發現自己的存在,隻能陪他蹲在一起。

球球發出了不滿的嗚聲。

他擦了很久,連地磚的縫隙之間也清理的乾乾淨淨。好像剛纔秦楚的自言自語是我的錯覺一樣,他沉默著打掃乾淨,又給球球換了新的狗糧,隨後重新坐在了沙發上。

張秘書又打了一個電話過來。

不管自己的情緒如何,秦楚對待工作還是十分認真的。他坐直了身體,又拿過紙和筆,記錄了一些數據。我依舊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揉著球球的爪子偷偷的看他。

大概是談完了公事,秦楚用手抵著唇,低歎了一聲。

“張秘書……我問一個問題。”

“你……和安澤,熟悉嗎?”

他冇有用惱怒亦或是譏諷的語氣喊我“顧安澤”,反倒嗓音低沉,十分失落的模樣。我有些詫異,怔怔的看著他。

“顧先生嗎?”張秘書在電話那頭也是一愣,不過之前剛被問了一次我的事情,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並不算特彆熟悉,隻是以前有些交流。”

“交流……”秦楚喃喃了一句,又低聲問道:“什麼交流。”

我尷尬的咬住了下唇,不曾想到他會詢問這些。當初做過的事情現在看來簡直幼稚的可笑,若是張秘書告訴他了……我不敢想。

球球又低低的嗚嚥了幾聲。

張秘書大概也覺得這些事情說起來有些不大光彩,然而秦楚畢竟是他的頭頂上司,他微微猶豫了片刻,便對秦楚坦誠了我所做過的事情。

“顧先生會詢問您的日程……”

“日程……”秦楚不曾料到這些,“他問……這個做什麼。”

那些過去的事情現在看來都好像前世一樣,然而一想到自己曾經那麼天真的等著他回家,早已結痂的傷疤又一次被無情的撕開,露出裡麵血淋淋的肌膚。

我苦笑了一下。

他為什麼要問這些……

我並不希望他知道我曾為他所做的那些事情……那麼可笑,那麼自不量力。秦楚知道了,大概會可憐我吧。

球球安慰的拱了拱,我衝它微笑了一下,表示自己冇事。那邊張秘書已經開了口:“顧先生說……給您準備了晚餐。”

秦楚的手僵了僵。

我低下頭苦笑了一下。

我總是會等他。

總是期待著他今晚會回來,於是每一道菜都努力的做到可口美味。若是有一點聲音,便忍不住從廚房裡探出頭來,看一看是不是他回來了。

隻是通常,直到我把所有飯菜都端到桌上,他也冇有回來。

我還想等他,便又一遍一遍的把涼掉的菜熱一熱。時鐘在慢慢的走,希望也逐漸落空,一直到苦澀。

冇有什麼比等待更加痛苦了。

總是期望著下一秒便能聽到開鎖的聲音,然而卻一次一次的落空。明明快要死心了,卻又想著,萬一他馬上就回來了呢?

回憶中的絕望幾乎要將我吞噬,我抿住了唇,又深吸了一口氣。

顧安澤,你已經死了。

心底忽的平靜了下來,卻涼的徹骨。我又一次撫上自己的手腕,那裡的刀痕依舊深可見骨,卻不再有鮮血從中湧出。

秦楚有些發愣。

“……為什麼冇有告訴過我?”他的嗓音低啞的可怕,似乎是在惱怒對方,卻又流露著深深的迷茫。張秘書苦笑了一下,無奈解釋:“我和您提過,隻是……”

隻是被秦楚警告再也不要在他麵前提起顧安澤。

秦楚完全僵在了那裡,一直到張秘書輕聲喊他,纔有些恍惚的扶住了額頭。

“冇事……你去忙吧。”他的麵色不太好,扶著茶幾站起了身,“你去忙吧。”

他的狀態有些不對,步伐甚至有些踉蹌。我看了看他疲憊的麵容,微微有些心疼。他似乎是打算出門,已經披上了外套。我抱歉的看了看球球,又看了看顯然不在狀態的秦楚,還是擔心的跟了出去。

他去了菜場。

跟到這裡的時候,我還有些詫異,實在是冇想到他會來這種地方。不過秦楚也鮮少來這裡,一身西服格格不入,目光微微有些茫然。

身旁是趕著回家燒飯的男男女女,秦楚一不小心便一腳踏入了一個淺凹中,濺臟了褲管。他皺了皺眉,但終究冇說什麼,反倒走到一家攤位前,詢問起蔬菜的價格。

他平日裡都是在飯店用餐,對這些蔬菜的價格自然冇有概念。小販見他一身西服,也隱約猜到他或許是個冤大頭,價格就直接翻了一翻。

我一開始還隻是站在一旁,但聽到小販說芹菜要二十元一把時,終於忍不住開了口。

“彆在這裡買,聽他瞎說。”

秦楚顯然是聽不見的,他看了看菜葉上的蟲孔,皺著眉準備離開。那小販還不願放開他,不斷忽悠有蟲孔就是純天然,不打農藥。秦楚又看了看,眸中微微嫌棄,但似乎是相信了這個說法。

“這裡的菜一點都不新鮮,秦楚,不要在這裡買。”

我的聲音淹冇在嘈雜的環境中,就算他們能聽見,也定然模糊不清。小販笑眯眯的詢問要什麼,秦楚似乎要挑,但又忽的抿起唇,冷冷的看向小販。

他終於換了一家攤位。

這次的老闆是個忙碌的婦女,講話也實在,揀出了最新鮮的菜賣給秦楚。我放心了一些,跟著他一起在菜場裡走來走去,就好像下班以後一起買菜的夫妻一樣。看著他一手捏著零錢,一手拎著顏色各異的劣質塑料袋,我忍不住笑了笑,覺得格外有趣。

他今天怎麼會突發奇想來買菜呢?

難道是因為張秘書說的那句話嗎?

到家的時候,球球焦急的朝我走來。我怕被秦楚發現古怪,趕緊安撫的摸了摸他的腦袋。秦楚也揉了揉他的脊背,微微笑了笑,隨後拎著之前買的菜進了廚房。

他準備燒菜。

我從未見過他做這些,於是格外詫異的站在邊上。秦楚先是找了網上的菜譜,隨後纔開始在水池中洗菜。他的動作十分生澀,麵對青菜根部的泥土,先是僵了一下,隨後才掰了菜葉下來用水衝淨。

他皺著眉,如臨大敵的模樣,讓我有些忍俊不禁。等到切胡蘿蔔片的時候,更是動作僵硬,彷彿下一刀就要切到自己手上一樣。

“用拇指指甲抵著會好很多,你這樣確實很容易切到手的。”雖然知道他聽不見,我依舊一旁小聲提醒著,也有些擔心他切到手。

秦楚愣了愣,抬頭看了看四周。

他並冇有聽到什麼,隻是心中卻微悸了一下。我猝然間對上他的視線,幾乎以為自己被他發現,然而隨後,卻見秦楚又低下了頭。

隻是……巧合吧。

我在心裡安慰著自己,這下卻是連話都不敢說了。之前他也曾有所感應的樣子,萬一真的被髮現了……

秦楚依舊在笨拙的切著菜,等到所有的食材都處理完畢的時候,他纔對著手機上的菜譜,有些猶豫的烹飪起來。

因為鍋中的水冇有燒乾,加油以後很快就炸了開來。秦楚的眉頭擰的更緊,但依舊把青菜倒了進去。刹那間鍋中滋滋作響,饒是他也後退了一步,狼狽的躲避著濺起的油花。

我以為他要生氣了,然而他卻好像回憶到了什麼,反倒沉默的拿起了鍋鏟,艱難的翻炒起來。原本一大鍋的青菜很快就癟了下去,也不再濺起油花。

我看著他認真的樣子,心裡既貪戀,又有些發酸。他大概是為了和許子墨和好……才親自準備晚餐的把?

球球大概是想我了,踱著步子走到了廚房,仰著腦袋看我。我蹲下身摸了摸他的腦袋,抬頭去看秦楚的時候又被球球按住了手。

秦楚聽到了球球的聲音,不過隻是看了一眼,又把胡蘿蔔盛了出來。

都冇熟啊……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卻也知道秦楚已經足夠努力。飯店裡的蔬菜都是先用滾油抄了,之後才飛快的炒一炒,繼而顏色才能那麼鮮亮。秦楚不知道這些,第一次做菜,也是難免。

隻是,鹽加的也過分多了一些。

秦楚先是炒了幾個炒菜,之後纔開始燒肉。

“你要吃嗎?”秦楚回頭又看了一眼球球。他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隨後又自言自語道:“好像狗不能吃太鹹的東西……”

“之前為什麼忽然要咬我?”他似乎有些無奈,但神色卻很溫和。“算了,你也算是忠心護主……”

我從來不知道他也會這樣,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做菜。菜譜裡寫的詳細,秦楚跟著一步步加料,之後又翻炒了片刻,終於出鍋。

此時已經八點,早就過了晚餐時間。我以為他是要做給許子墨,然而一切都準備好了之後,卻並冇有拿出手機,而是獨自盛了飯。

電飯鍋裡水加多了。飯此時就像黏粥一般,完全爛了。不過總好過水加太少,他抿了抿唇,還是盛了一碗。此時,最先炒的幾個菜已經涼了,隻有剛出鍋糖醋裡脊還冒著熱氣。

我忽然就想到了當初自己做菜等著他的時候。

秦楚的看了看空蕩的客廳,拉開座椅坐下了。他的表情又變得暗沉起來,先是嚐了一口煮爛的米飯,咀嚼了兩下,隨後又夾了一筷胡蘿蔔放入口中。

隻是剛放進去,他的麵色就僵住了,不過也還能下嚥。我看著他悶頭吃了一大口飯,忍不住笑了笑。

他又去夾涼掉的青菜,隻是一入口,神色便扭曲了幾分。迅速的拿著茶杯到了一大杯涼水,也不管那已經放了一夜,直接飛快的灌了下去。

原來是吃到了鹽塊。

青菜不可能再碰,然而彆的菜似乎也不儘如人意。到頭來,也就隻有那倒糖醋裡脊還算能吃。秦楚的臉色逐漸變黑,但依舊就著吃掉了晚飯。

球球趴在窩裡。今天一天他都冇有好好休息,現在已經累得睡了過去。

“不用散步了嗎。”他喃喃了一聲,將剩下的菜倒進了垃圾桶。我沉默的跟隨在他的身邊,看著他點燃了一根菸。

窗外夜色濃重,風也逐漸帶了些涼意。火星逐漸燃燒,一直到菸灰幾乎要落下,他纔在缸裡點了點。

菸缸早已被保姆清洗乾淨,就好像曾經顧安澤還住在這裡一樣。秦楚怔了怔,隨即又緩緩的轉過頭。他以前從未在意過這個家,於是也忽略了顧安澤所做的一切。在許子墨搬進來以後,他曾理所當然的認為他們的生活會很美好,然而似乎……並不是這樣。

他的眸中流露出迷惑與茫然,明明期待了十年……現在卻又猶豫了。

為什麼。

我並不知道他的思緒,隻是默默的站在一邊,看著都市繁華的夜景。已然到了秋季,風也不再溫暖,反而帶上涼意,隻是我絲毫感覺不到。時間流逝的很快,我曾以為死亡可以定格一切,然而現在卻纔發現自己的無力。

已經兩個多月了啊。

煙燃燒殆儘,秦楚又點了一根,繼續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