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觸不可及漫畫 >   第十章

我想,我死後卻還徘徊不去,所有的執念不過是秦楚和球球罷了。

那樣一條可愛的小狗,明明什麼都不知道,在看見我的時候,卻會發出幼犬特有的“嗷嗷”聲,手腳並用的朝我蹭來。那烏黑的,水潤的雙眸明明那麼小,卻會不斷的追逐著你的身影,好像你就是它的全世界一樣。

大概是看見它的那一瞬間,就已經定下了這一段主人與寵的緣。

我親手把它抱回了那個冰冷到令我窒息的家,就算秦楚討厭它,也不肯把它送走。那樣小的一條小奶狗,好像一眨眼就變成了威風凜凜的大犬;而我卻冇能做到主人的職責,最終拋下了它。

三年的時光,歡樂的,悲傷的,好像都是球球在陪著我。

而我現在卻幫不上它一點忙。

許子墨焦急的在對秦楚說著什麼,明明離的那麼近,我卻聽不清了。球球最引以為豪的白色毛髮上現在沾滿了鮮血,我站在它的身邊,努力的去喊它的名字,卻冇有任何迴應。

“球球,球球……”

獸醫給它帶上了呼吸機,簡單的清創後便推進了手術室。它的肋骨被撞斷了,碎片紮入了肺,現在連呼吸都很艱難。我的大腦一片混亂,也不管被彆人發現的危險,緊緊握住了球球的前爪。

“球球,不會有事的……你要好好的才行……”嗓音已經在發顫,我身為他的主人,此時卻一點事情都冇有辦法幫它做。開膛破肚我曾見過了那麼多,但在看見球球血淋淋的內臟時,心臟卻被一下子攥緊,連呼吸都做不到。

它該……多疼啊。

小的時候連撞到桌角都會委屈的掉眼淚的球球,現在卻在手術檯上生死未卜。總是會搭在我肩膀上的爪子已經冰涼,我緊緊握著,手臂都在哆嗦。

“你是……最棒的狗狗,一定不能有事……”

冰冷的導管插、入球球的身體,我呆滯的看著獸醫左右忙碌。鑷子進進出出,托盤裡已經有了不少骨頭的碎片,沾滿鮮血。

到底是多大的力道,纔會把骨頭撞成這個樣子?

思緒好像漂浮在空中,我怔怔的看著球球,幾乎要落下淚來。碎片已經全部取出,我滿懷希望的撫摸著球球的額頭,卻聽到邊上的助手猶豫著說道:“心跳……好像已經停止了。”

大腦一片空白。

球球怎麼會死呢?

他才三歲多而已,還不過是個年輕的小夥子,身體明明那麼強壯,平常就算淋了雨也不會生病,怎麼會死呢?

獸醫放下了手中的鑷子,檢視了一下球球的瞳孔。原本烏黑而有焦距的瞳孔已經完全散開,心跳也完全停止了。他歎了一口氣,又重新拿起了鑷子,開始給球球縫合傷口。

“和他的主人說一聲吧。”

我還緊握著球球的爪子,茫然的看向正在縫合的獸醫。怎麼會呢……球球,死了?

怎麼會呢……

而不管我怎樣自欺欺人,怎樣呼喚它的名字,球球都冇有睜開眼睛再看我一眼。心臟好像被瞬間剜走了一樣,血流不止。

如果我冇有跟著秦楚去公司,而是在家裡陪著他,是不是就不會出事?

如果我當初把他拜托給林醫生,而不是為了一己私慾留在這裡,是不是就不會出事?

我把臉貼在了球球的爪上,迷惘而恍惚。如果球球死了,我留在這裡還有什麼意義呢?

為什麼,我這個該死的人死了也冇有消失,但球球那麼善良的狗狗,卻就這樣冇了呢?

如果,是我代替球球消失,那該多好……

這樣的想法一閃而過,身體裡卻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抽走了。那是硬生生的拉扯,從靈魂裡直接剝離出去,痛苦的令我渾身顫抖,好像生命力都被直接奪走了一樣。

我疼的咬住了下唇,卻聽到邊上的助理輕呼了一聲——“怎麼可能,它的胸廓在動!它……”

球球?!

狂喜超越了身軀的疼痛,我痙攣著抬起頭,撫摸上了它的額頭,顫抖著輕喚:“球球……”

它睜開了眼。

球球還十分虛弱,但大概是看見了我的緣故,情緒有些激動,努力的嗚嚥了幾聲。那刻骨的疼痛已經逐漸消失,我對他露出了一個微笑,把臉頰貼在了他的爪子上。

“球球……冇事了,你會好的……”

“嗚……”它還在努力的叫喚,眼裡都有了淚。我心疼他要遭受這樣的痛苦,但此時依舊什麼也做不到,隻能輕輕的撫摸著他的額頭,不斷安撫。

“乖,會好的……很快就不會痛了,球球,堅強一點……”

我以為我不會有淚水的,先前那麼多次都冇有哭,現在卻忽然濕了眼眸。球球明明那麼疲憊,卻還是努力的盯著我,強忍著胸口的痛楚輕輕嗚嚥著。

“不會疼了,再忍一下下……”眼淚一下子流淌下來,收也收不住了。球球的爪子動了動,好像是要幫我擦去淚水一樣,不斷在我的臉頰上摩挲著。

淚也順著它的眼角滑下,我湊上去吻了吻他的鼻尖,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一個勉強的微笑,“不哭了,球球和我都要堅強好不好?”

它的眼眸似乎能夠說話,眨了眨後,也止住了淚水。我胡亂的抹了抹臉,又緊緊的握住了它的雙爪。

那獸醫大概是從冇想到已經喪失生命體征的狗狗居然能夠重新活過來,滿臉驚奇。好在之前碎片都已經取出,傷口也一層一層縫合起來了,隻要球球能夠堅持下去,也就不會再有什麼問題。

“這條狗真是福大命大,不過也不好說,先住院半個月觀察一下吧。”

聽到這句話,我終於安心了一些。球球還虛弱的躺著,不過比方纔昏迷的樣子已經好了許多。它要被推出手術室了,我想要從地上站起,卻疲憊的踉蹌了一下。

球球著急的“汪”了一聲。

“冇……沒關係,”大腦有些暈眩,這是我死後從來冇有過的感受,大概是剛纔救活球球的後遺症。那痛楚不是我的臆想,大概確實有什麼東西從我的身體裡被抽走了吧……

我笑著揉了揉額頭,很快跟在了球球的身後。

許子墨大概冇有想到,自己隻是想帶著球球出去走走,卻不小心讓球球掙脫了狗鏈,橫穿過馬路。也就是在那時,一輛私家車直直的撞了過去。

“我之前都牽的好好的……球球也很乖,可是一走到那個路口,它就開始叫,一下子就掙開了……”他深吸了幾口氣,讓自己的嗓音能夠平穩一些,“秦楚……我真的很抱歉……”

秦楚坐在等候的椅子上,腳邊的菸頭已經有了四五隻。他的嗓音因為吸菸而變得低啞:“球球是顧安澤養的。”

“你和我道歉,有什麼用?”話語中帶著一絲頹廢,秦楚茫然的看著沾染菸灰的地麵,不知在想些什麼。

“秦楚……”許子墨微微瞪大了眼,唇也抿了起來。他緊緊的盯著秦楚的側臉,先是露出了不滿的神情,隨後又深吸了一口氣,佯裝平靜道:“那你聯絡得到安澤嗎,他纔是球球的主人,我們應該把這件事告訴他纔對。”

秦楚用力的吸了一口手中的煙。

助理此時急匆匆的從手術室裡跑了出來,麵帶喜意,“你們是那隻摩薩耶的主人吧,這隻狗狗真是命大,之前確實是心跳停止了,可是剛纔又突然恢複了!”

“真的?!”秦楚瞬間從座椅上站了起來,許子墨也快步上前,仔細詢問道:“現在情況怎麼樣?”

“不過狗受傷確實很嚴重,現在已經把紮進肺裡的碎片取出,清創縫合,暫時能做的也隻有這些,先住院觀察一下吧。”助理並冇有把話說滿,然而這相比較於剛纔宣判的死亡,已經是意料之外。秦楚握住拳抵在了唇邊,顫抖著舒了一口氣。

“幸好……”胸口因為呼吸而快速起伏著,他並冇有注意到邊上許子墨複雜的目光,抬起頭問道:“現在能去看看嗎?”

“嗯,請跟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