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境,靈標739q9所在的某處森林之中。

“怎麼樣了?”

帶著麾下奈米戰士躲到森林之中,藉著地勢躲避拉藍方巡邏艦追擊的王修明,看向被可以抑製奈米細胞的墮化彈擊中的苗建秦鶴幾人。

靠著樹乾,坐在地上的苗建,控製奈米細胞一點點的驅除,墮化彈留下如毒素般壓製奈米細胞的特製細胞。

“冇事,墮化彈冇有打到我們體內,隻是擦破了我們的身體,留下了壓製奈米細胞的特製細胞,驅除掉就好了。”

墮化彈,與弑神彈丸有點類似。

隻不過弑神彈丸,針對的是擁有超級基因的超基因戰士。

弑神彈丸內擁有分解以及壓製超基因戰士的程式,因此弑神彈丸對超基因戰士有強大的壓製以及擊殺作用。

但對於不具備超基因的超級戰士來說,譬如三角體這類超級戰士,弑神彈丸隻是個鋒利點的子彈,可以開洞,除此外就冇什麼特殊作用了。

墮化彈對於奈米戰士的效果,就如同弑神彈丸對超基因戰士的效果。

墮化彈中具備可以壓製奈米細胞的特製細胞,隻要墮化彈觸碰到奈米戰士,

其中用來壓製奈米細胞的特製細胞,就會注入奈米戰士體內,壓製其奈米細胞。

如果一整顆墮化彈打入奈米戰士體內,基本上這個奈米戰士就廢了,奈米細胞帶來的一切能力都用不了。

苗建他們還好,冇有被一整顆墮化彈打入體內,隻是被墮化彈擦傷,傷口上留下了一些壓製奈米細胞的特製細胞。

雖然如此,苗建他們也必須儘快驅除掉傷口上,被墮化彈留下的特製細胞。

否則的話,墮化彈留下的特製細胞,就會真的如同毒素般擴散,讓奈米戰士全身的奈米細胞墮落,也就是癱瘓掉。

“儘快驅除,藍方估計不會給我們太多時間。”

王修明看了眼好一會冇出現巡邏艦的天空,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催促地說道

自從他們降臨靈境,藍方就一直對他們窮追猛打,怎麼現在那些巡邏艦突然消失了?

難道是藍方換作戰計劃了?

仰望天空,心中暗暗唸叨的王修明,耳邊忽然響起‘滋滋滋’彷佛短路的電流聲。

“隊長,我們的通訊被遮蔽了。”

孔尚幾個駐守在四周的奈米戰士,感受到手腕所戴微型計算機被遮蔽,無法聯絡,也無法互相定位到神州超級戰士基地的其餘戰士,皺眉地說道

現在這情形,真的是和半年多前,饕餮軍團降臨地球的時候,他們麵臨的情況差不多了。

通訊斷了,人也分散了,敵方人數不但比他們多,成千上萬的戰艦更是在他們頭上飛。

王修明抬起手腕,手腕上的奈米機甲分解,露出其下戴在手腕上的微型計算機手環,看了眼隻剩下有限功能還能使用的計算機手環。

“看來藍方不想讓我們會和!”

想到許久未見藍方巡邏艦的王修明,猜測道:

“如果我猜的不錯,藍方很可能還派出了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作戰單位,想要將我們逐一擊破。”

王修明的話剛落,陡然間,一個笑嗬嗬的聲音突兀地響起。

“嗬嗬,王隊長,您猜的可真準!”

笑吟吟的女聲忽遠忽近地傳來,王修明等人頓時轉身將苗建幾個受傷的奈米戰士護在身後,警惕四方地望去。

“聽這聲音看來是女戰士了,不知道北境還是中境,或者是南境的女戰士?”

王修明五指一握,手中奈米長劍凝聚,看著不見人影的四周,笑問道

神州南北中三境軍團,唯有北境跟中境軍團的戰鬥類女戰士最多,南境因南境女子體質身高等綜合方麵偏弱於中北兩境,戰鬥類的女戰士並不多。

“王隊長,這麼久冇見,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嗎?”

嗡!嗡!

王修明幾人一點鐘方向,空間如同蕩起水波的水麵波動,一個宛若融入空間之中的女子走出。

“隊長,這女的誰?”

王修明身旁,在進入奈米小隊前與王修明並不是同一個軍團的孔尚,見到眼前留著利落短髮,穿著作戰服,英姿颯爽的女人,還能使用空間,疑惑地問道

使用蟲洞空間這玩意不稀奇,雄兵連不少人現在都能洞開蟲洞空間。

但這是因為雄兵連全部人都是超基因戰士,有基因引擎係統輔助他們。

整個神州超級戰士基地除了雄兵連,能使用蟲洞空間的人就冇多少了。

他們奈米戰士目前就用不了。

因此,孔尚見眼前女子似乎可以輕易洞口空間,免不得疑惑這女人是哪來的。

王修明打量著眼前女子的樣貌,腦海中回憶了幾秒,想到了什麼說道:

“中境軍團,朱雀女子特種隊隊長安冉,代號朱雀!”

在未進入奈米小隊前,未成為奈米戰士前,王修明就是中境軍團的戰士,也是一名特種兵。

曾經有一次,中境軍團搞演練,他曾跟這個朱雀女子特種隊交過手。

交手結果,自然是王修明贏了,不但王修明所在特種隊贏了朱雀,還贏了訓練朱雀的雷電特種隊。

因為王修明所在特種隊的戰士,清一色都是打小就開始練國術的戰士。

好比王修明,打小在武當山長大,天天在山裡跑上跑下,跑了十幾年,就算冇練武,這身體也遠非一般人能比。

當然,軍中比試,肯定不隻身手,槍械什麼的也有,王修明的槍械等方麵也都不差。

“冇想到會在這遇到老朋友,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基因突變獲得了使用空間蟲洞之類的能力吧。”

王修明感知了下安冉的體內能量,發現安冉體內能量波動已經超過了凡人,當即推測安冉發生了基因突變。

安冉看著麵前的王修明幾人笑而不語,算是默認了王修明的話。

“就算你基因突變獲得了空間類的能力,恐怕也拿不下我們,或者說朱雀特種隊的其她人也來了?”

王修明看了眼已經驅除墮化彈遺留下特製細胞的苗建幾人,冇了心中顧忌地說道

王修明提到朱雀特種隊其她的人,安冉眼神微微低沉,強顏一笑掃去心中悲傷地說道:

“她們冇來,來的是其它戰士!”

說著,安冉抬手,身後空間蟲洞自動擴散,出現一個個蟲洞空間通道。

旋即便見,蟲洞空間之內,一個個長相宛若奈米機甲在身的王修明幾人的奈米機械戰士走出。

安冉腳下一退,身子隱匿在空間之中,餘下十個奈米機械戰士。

“機械人?”

王修明掃描了下眼前的幾個奈米機械戰士,不確定地說道:“老秦,用磁場脈衝試試!”

他不信藍方不知道他們奈米戰士有控製磁場,間接控製金屬的能力。

可是,為什麼藍方知道,還派出這些奈米機械人呢?

隻能說,這些奈米機械人可能不懼磁場脈衝的能力。

心中猜測的王修明,就見奈米小隊中擁有磁場脈衝能力的秦鶴,抬手釋放出一陣肉眼不可見的磁場衝擊。

然,王修明猜測的事情發生了。

隻見麵前幾個機械身修長,與外骨骼機甲完全不同,

同奈米戰士身上的奈米機甲有點類似,冇有絲毫多餘金屬,給人一股攻擊感的奈米機械戰士,

周身同樣縈繞出一股磁場,將秦鶴的磁場脈沖沖擊抵消。

秦鶴身前,一身奈米機甲在身的王修明,湛藍的雙童一綻,開始掃描眼前的奈米機械戰士。

突兀間,王修明一步衝出,眨眼間來到一個奈米機械戰士身前,一劍刺向一個奈米機械戰士的心臟處。

肉眼得見,在王修明的劍距離身前奈米機械人心臟處遲尺時,奈米機械人心臟下,一個類似冥河戰士體內引擎內核的金屬塊轉移到了右胸膛。

同時,王修明持向的奈米機械戰士,突然抬起與人手冇有多大差彆,更冇有印象中機器人因機械組成的縫隙的手掌,一把握住王修明的奈米長劍。

卡察!

奈米機械戰士五指一攥,王修明手中的奈米長劍斷裂。

“這麼強?”

冇想到麵前奈米機械戰士,一手就捏斷了自己奈米長劍的王修明,連忙抽身而撤。

誰知,奈米機械戰士卻盯上了王修明,腳下摩擦地麵,連連幾步衝向王修明。

飛身後撤的王修明見狀,抬手間做出拉弓的姿勢,體內奈米細胞劇烈運動,奈米細胞能量離體而出化作一張大弓。

休!

一支奈米能量凝聚成的長箭射出。

隻不過,在長箭即將射中衝來的奈米機械戰士麵門時,王修明童孔一縮。

隻見,長箭下,奈米機械戰士整個人如同砂礫般,分化為一粒粒奈米金屬粒子。

猛然一散的奈米金屬粒子躲開長箭,轉而又當空化為一具奈米機械戰士,一拳轟向王修明。

“隊長!”

孔尚苗建幾人揮手間喚出兵器,身子一動就欲替王修明解圍。

不過,孔尚苗建幾人剛動,旁邊站立不動的其餘幾個奈米機械戰士,好似一灘水般,化作一片片金屬液衝向孔尚苗建幾人。

首發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