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杯都被薑藥和越安世摔了,李洛兒和黎曦隻能從指環中取出酒杯,重新倒酒。

卻聽薑藥對越安世說道:

“我打算授師姐為越國公、鎮南大將軍、都督邊境六州諸軍事、使持節、南邊總督。”

薑藥一開口就是國公,方麵節帥,對越安世可謂十分大方。

要知道,明國如今最高的爵位就是侯爵,比如中書令秦宇功勞很大,卻也隻封了玄信侯。

而越安世直接封越國公!

薑藥為了她,甚至要破格封一位唯一的國公。

這當然不是薑藥濫封,而是因為越安世歸明屬於“帶資進組”。

她不是一個人歸明,而是帶著八萬最精銳的越閥殘軍,以及一群武神、武仙、準聖修為的家臣!

這八萬越軍是越閥多年抗清存活下來的百戰精銳,平均修為很高。

雖然隻剩八萬人,可戰士最低都是武宗後期,武真修為的就超過萬人,武神強者超過五百!

這可是越閥花費了無數資源培養多年的底蘊。

要知道,明軍南征大軍也就幾十萬,其中武真兵也不過幾萬人(不算四級鬼兵)。

越安世率軍歸明,起碼能讓明軍戰力增加兩成!

所以,薑藥不但封越安世為越國公,還加都督邊境六州諸軍事、鎮南大將軍,委以重任。

“安世師姐,這邊境六州至關重要,和清楚兩國接壤,一直是邊境軍州。”

“我打算在邊境六州設置南邊總督府,統轄邊陲六州軍政大權,以安世師姐為首任南邊總督。”

“這六州軍權,就交給安世師姐了。師姐所統兵馬,易幟而不改編,師姐仍然統領舊部。”

也就是說,越安世不但是鎮南大將軍,都督南邊六州軍事,而且還是南邊總督!

六州州牧和各種都督,都要受到她的節製。

在邊境六州,越安世就是軍政一把抓!

薑藥這個安排,可謂對越安世極其信任了。也是建立在薑藥瞭解越安世的基礎上。

同是也彰顯了薑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性格。

除了薑藥之外,其他國君如虞嫃,盤康,薑正嫡等人,還真不敢將邊境之地的六州軍政大權交給一個人。

說句不好聽的,若是越安世叛明,整個南域都可能顛覆。

越安世也不矯情,點頭說道:“既然仲達師弟如此信賴我,那我就不推辭了。”

“越安世見過主公!”說罷就長揖一禮,算是定了君臣名分。

越安世這樣的人傑,當然知道審時度勢,也有自己的原則和堅持。

明國雖然是變法之國,可在她看來,神洲和真界的前途更加重要,不是一家一姓的富貴權勢可比。

所謂覆巢之下無完卵,真界若是完了,越閥就算富貴還在,那也保不住。

最後還是要完蛋。

所以,還不如跟著薑藥拚一把。

可惜,像越安世和黎曦這樣的武家貴族實在太少,絕大多數武家貴族都一心顧全自己的封地和權勢。

冇有幾個會考慮大局。

在他們看來,至於以後…管它洪水滔天!

越安世此時也有點感動。因為薑藥對她的信任實在很大。

她雖然不清楚明國的官製,可也知道自己是明國第一個國公,也知道南邊總督、都督六州軍事、鎮南大將軍的分量。

“師姐免禮!”薑藥還禮道,“如今,六州就拜托師姐了。”

他不久就要回西域薑京,鎮守南域的,當然不止一個越安世。

南域太重要了,比西域更大,人口更多,資源更富裕。絕不能得而複失。

冇有一個完全可靠,修為足夠強大,才能足夠全麵的人坐鎮南域十八州,薑藥怎麼能放心?

秦宇本來很適合,可他是中書令,也是薑藥的謀主,不適合離開朝廷。

最適合的人,其實是歐陽鋒!

歐陽鋒這些年一直待在虛空深處的混沌天柯秘境,他的修為進度一定極快。

薑藥估計,歐陽鋒應該已經突破大乘。

他守衛天柯這麼久,應該輪換一下了。

所以,薑藥打算在南域設置大行台,以歐陽鋒為南域大行台尚書令。

南域大行台,和華夏古代的“大行台”職權一樣,和中央尚書省同級,但受尚書省節製。

等於說,整個南域的軍政大權都在歐陽鋒手中。

“曦師姐,你有什麼打算?你是大周的鄢陵郡主,還要回中域麼?”

薑藥安置好了越安世,又對黎曦說道。

黎曦笑靨颯然,“我可不回周國。我在南域待了三十年,習慣了。”

“再說,我爹在周廷,我就無須回去了。不過,還是要看受不受你重視了,若是你重用我,那師姐就勉為其難的留下,嘻。”

她說的很直白,意思就是黎氏要分散投資。既然她父母已經在效力周廷,那麼她這個黎氏少主,就要效力明國。

而且感情上,她和薑藥乃是患難之交,感情不淺,也願意幫薑藥的忙。

薑藥聞言很是高興,說道:“曦師姐,我打算在南域設置大行台,以歐陽鋒為大行台尚書令。”

“這大行台尚書令之下,還有大行台仆射,乃是大行台尚書令的副手。”

“我想授你為正二品南域大行台仆射,協助歐陽鋒掌管南域政務。”

“曦師姐以為如何?”

黎曦毫不猶豫的點頭笑道:“好吧,算你還有良心,那我就是這南域大行台仆射了。”

“不過,我這些年帶兵打仗也習慣了,還是喜歡軍中。這管政務嘛,就當休息幾年,嘻。”

“行,那就當曦師姐休息幾年。”薑藥也笑了,“等過幾年,我再讓你統兵。”

“哈哈,這算來算去,我可是有幾員女將了啊。”

薑藥似乎大為得意的說道。

有歐陽鋒,黎曦,越安世三人,加上龍關城守碧落玄機,四人足夠看住南域了。

李洛兒冇有指望薑藥安排自己,她聽到歐陽鋒要出任大行台尚書,立刻心中有數。

薑藥似笑非笑的看著李洛兒,“道安軍已經回到楚國,你在南域也冇了重任,你想留在南域,還是回中域?”

李洛兒趕緊說道:“師叔,我想放鬆放鬆,出去遊曆幾年。”

所謂遊曆幾年,當然是去混沌天柯秘境,替換歐陽鋒。

她也想好好修煉幾年,衝擊大乘。混沌天柯那麼好的修煉環境,不能老讓歐陽鋒占著。

前幾年,她用了盤康送的鴻蒙道水,修為進步也很快。

可惜那鴻蒙道水很有限,還是混沌天柯過癮。

薑藥心照不宣的笑道:“也由你。等你遊曆歸來,若想為師叔效力,我再委以重任。”

李洛兒笑嘻嘻的斂祍一禮,“那我就等著小師叔的重用了,咯咯。”

“不過,不過…”

薑藥一皺眉,“不過什麼?”

李洛兒摸摸眉心那招牌式的梅花細鈿,螓首微垂,麵露一絲委屈,幽幽說道:

“師叔啊,我這些年為了抗清,花了很多個人資源,靈玉,丹藥,符籙,寶物,不知道消耗了多少。”

“唉,我現在已經精窮了。”

“所以呢?”薑藥明知故問的說道。

黎曦和越安世都有點無語。

洛兒師妹什麼都好,就是在資源財富上有些看不開。

說實話,這些年她們抗清,的確花了一些個人資源。但並不多。

越軍拿的的是越閥的資源,道安軍拿的是盤康的資源。

她們自己的資源,並冇有花多少。

而且,主要也是她們兩人花的。至於李洛兒,花的更少。

她得到了盤康的大量禮物,本就富的流油,怎麼就精窮了呢?

薑藥露出一絲苦笑,“行吧,我會補償你的。呃,安世師姐和曦師姐都有份。”

李洛兒頓時露出欣喜之色,“這怎麼好意思……那就謝過師叔賞賜了。”

……

無儘虛空之中,混沌天柯秘境之內,

混沌元氣氤氳如煙,天柯空間道意如天。

巨木之下,一個氣勢強大的英俊男子,正睜開眼睛,雙目如電的凝視虛空。

高遠深邃的道韻在他身上縈繞,帶著深不可測的意蘊。

若是有眼力的強者見到這個男子,一定能看出他已經是大乘二重天的修為!

不光如此,他還是八級二鼎的藥道真人!

兩道真人!

恐怖如斯!

這個武藥雙絕的青年大修士,當然就是歐陽鋒。

好幾年來,歐陽鋒一直待在混沌天柯這個絕無僅有的修煉仙境,奢侈無比的用混沌元氣修煉。

他的修煉速度之快,簡直到了恐怖的地步。

在混沌秘境閉關修煉六七年,讓他的實力強大了幾倍都不止。

“外麵不知道怎麼樣了。”

“爹和大明還好麼?旎旎還好麼?”

歐陽鋒目中露出思念之意。

自從突破到大乘,他的修煉速度就慢了很多。

要想突破到地仙,即便在這混沌秘境,最少也非百年不可。

“嗯?”忽然歐陽鋒露出一絲微笑,“爹和洛兒來了。”

下一瞬,薑藥就和李洛兒出現在混沌秘境。

薑藥看到歐陽鋒,雖然有心理準備,可還是愣了一下。

大乘兩重天!

藥道真人二鼎!

嘶——

比老子強多了啊!

“啊-歐陽鋒!你都兩道真人了!”李洛兒破防了,這女郎滿臉羨慕嫉妒恨,跺腳道:“該我了!”

說完就衝到混沌樹下,拿起鎖鏈往自己身上套。

歐陽鋒頓時解放了。

“爹。”歐陽鋒對薑藥行禮,神色愉悅。嗯,看樣子爹這些年很不錯。

李洛兒則是滿臉喜悅的坐在樹下,笑的眉眼彎彎,“再過幾年,我也是大乘真人,藥真人!”

“爹啊,再過幾年,就是你和楊戩修為最低了,咯咯!”

李洛兒冇心冇肺的笑道。

“瞎說!”歐陽鋒笑道。

“爹可是有願力神通的,爹的願力神通不比大乘真人差,你彆想超過爹!你超過楊戩差不多,”

薑藥對李洛兒說道:“洛兒,你在此最多隻有三四年時間。到時候我還需要你去楚國,看好盤康。”

李洛兒皺眉,“爹擔心他和薑正嫡合作?不可能。這點我可以肯定。”

薑藥搖頭:“我不是擔心他和清國合作,我是擔心他和周國合作。”

“五年之內,周國一定會對大明用兵。周國群臣一定會和楚國結盟,提出聯楚滅明。”

李洛兒頓時明白了,“爹說的對。周國幫楚國滅清統一巫域,楚國幫周國滅明,統一神洲。”

“兩國完全可以交換利益,有合作基礎。”

“而且,我的身份是周使,大周司藥寺卿,盤康就算為了我,他也很可能和大周合作。”

薑藥笑了,“所以,這就要靠洛兒了。你到時要破壞周楚之間的合作可能。”

“楚國隻能和大明合作,不能和大周合作。你要儘一切可能影響盤康,讓楚國的政策有利於大明!”

李洛兒神色狡黠的點頭,“爹放心就是,這個我熟。哪怕我真當了大楚皇後,大明的利益也高於楚國。”

“好。”薑藥神色肅然,“洛兒,你一定要記住,大明不僅僅是我們的大明,更是天下人的大明。”

“所謂兒女情長英雄氣短。我希望你不要因為私情,就心生茫然。”

“盤康的確值得托付終身,可他終究是武家之主,大明和大楚,終有一戰。”

李洛兒的神色也難得的肅然起來,“無論如何,我都是爹的女兒。無論為公為私,我心永在大明。”

薑藥搖頭,“我不是不放心你,你大錯特錯。我知道你一定會為大明。我隻是擔心影響你的道心。”

李洛兒這才明白,“謝謝爹提醒我,我會多加小心。”

“爹。大明已經拿下南域了?”一邊的歐陽鋒猜測道。

薑藥點頭,“拿下南域不久。你可知道我為何讓洛兒來替換你?”

歐陽鋒不假思索的回答:“南域到手,缺了一個坐鎮南域的重臣,我最合適。”

“哈哈哈!”薑藥拍拍歐陽鋒的肩膀說道:

“不錯!鋒兒,我已經下令設置南域大行台,以你為南域大行台尚書令!”

“鋒兒,這南域十八州,百萬大軍,變法大任,就要交給你了。”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又是大乘真人,藥道真人,兵道強者,足夠擔任此任!”

歐陽鋒道:“爹放心!但有兒一口氣,南域無虞!”

………

洪武六年十月,南域大行台府設立。

明廷任歐陽鋒為大行台尚書令,加錄尚書事、檢校太尉、都督南域諸軍事,使持節。

以黎曦為大行台仆射,加禦史中丞銜。

封越安世為越國公,授南邊總督、都督六州諸軍事、鎮南大將軍,加檢校侍中。

至此,明國擁西域、南域三十二州,東連周國,西連涼國和碧落部,南連清、楚二國。

洪武七年元月,中書令秦宇領銜群臣,奏請明王薑藥稱帝!

明王以德薄,不允。

群臣再請,明王再拒之。

二月二,群臣、士子、將士、寒門修士無數人,聯名力請,聲勢浩大,詞曰:

“天下四域八國,七國稱帝。而寒門之國,光明之邦,唯我大明…安可低人一等,為諸國笑?”

“…大王謙不稱帝,奈大明蒼生何!”

ps;大家猜猜,薑藥是稱帝還是不稱帝?其實很好猜。蟹蟹,晚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