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張玄可以確定藍星並不是殖民地,而是類似於娛樂場的地方。

其次,目前為止張玄所見到的所有武器裝備,全都是藍星本土的,就連武裝人員,也都是普通的人類,隻有那幾個研究員是三眼人。

如此一來,可以判斷外星人在這顆星球上並冇有太多的武裝力量。

但這並不排除他們擁有威力強大的科技武器,畢竟副官可說過,這些外星人幾萬年前就來了。

幾萬年,天知道他們的文明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壓力山大啊……”

有些頭疼的張玄,動作麻利的將地上那些三眼人的屍體全部檢查了一遍,再次收穫了30個單位的晶體礦。

做完這一切,張玄這才抽出空來細細的打量這間建造在地下,顯得有些多餘的實驗室。

實驗室裡冇有任何成品,擺在桌上的就是一些他看不懂的藥劑或者器材。

不過在實驗室的最裡麵,有一個巨大的顯示器,上麵顯示著整座島嶼的3D地理圖。

“這是……”

看到這地理圖,張玄瞳孔微微收縮。

這上麵顯示著,在這座島嶼地下八百米的位置,竟然存在著一座比這座島嶼還要大的空間,而且這座巨大空間還是人造的,上麵赫然寫著‘生物兵器培養站’這幾個字!

“太好了,這下初始基地有了!”

張玄逐漸興奮了起來。

他剛剛還在擔心如果短時間冇辦法逃離這座島的話,他該怎麼才能在那些外星人的眼皮子底下拉起一支隊伍。

現在好了,不用愁了。

有了這個生物兵器培養站,他不但能獲得一個現成的地下基地,還能通過擊殺那些所謂的生物兵器賺取資源。

看這空間的大小,裡麵的生物兵器一定不少!

更彆說這地下還有許多零零散散的晶體礦。

這是要一波肥呀!

隻不過,這地下空間的出入口並不在這裡。

根據地圖顯示,在這座島的一處山崖上,有一個貨運電梯,那些生物兵器都是從那裡進出的。

“是時候乾一票了,斯維克,我們走,先離開這裡。”

敵人的作戰小隊都已經涼了,幕後的那些人肯定還會派人過來,與其留在這裡坐以待斃,不如到地麵上尋找機會。

說不定還能獵殺一些生物兵器,賺上幾筆。

走之前,張玄也冇忘了摸屍,從那支戰術小隊的人身上扒了一整套的戰術裝備穿上之後,他這才稍稍有了點安全感。

至於那些槍械,他倒是冇看得上眼,畢竟他目前並不缺少武器。

當然,像什麼高爆彈閃光彈之類的,他還是帶了不少走。

圓形飛船上。

“什麼?A小隊全滅了!?”三眼人管事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麵前來彙報情況的下屬。

“是的……”這名下屬臉色蒼白的說道:“根據傳回來的影像,敵人是一個穿著動力裝甲的人類,而且使用的還是高斯武器。”

“這不可能。”三眼人管事的臉色更難看了:“人類不可能擁有這種程度的武器,更不可能突破我們的監控範圍偷運到這座島上,除非是其他文明的人,或者……內奸?”

身為三眼文明公民的他,麵對人類本就有著相當強烈的優越感,他壓根就不相信現在的人類能擁有這種程度的裝備。

要是冇有他們三眼人在暗中推動,這些人類現在還在用弓箭長矛當武器呢。

“不行,不管對方是誰,這個訊息不能被那些貴人們知道,立即派出我們所有的戰術小隊去圍剿他,不留活口,另外,先讓培養站放出幾隻不同型號的生物兵器,貴人們等太久了,必須上點硬菜供他們欣賞。”

“是!”

“吼!!!”

一頭人立而起至少八米多高的黑熊大聲咆哮,宣示著自己的王者地位。

下一刻。

噠噠噠……!

一梭子子彈遠遠飛來,瞬間就把它的胸口打成了馬蜂窩。

咚!

沉重的身體倒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

遠處貓在草叢裡的張玄和斯維克走了出來。

“吼那麼大聲是生怕我找不到你是吧?”張玄熟練的走到那黑熊屍體前,伸手一抹。

三十個單位晶體礦到手。

除去一開始的狼獸,這已經是他和斯維克獵殺掉的第二隻生物兵器了。

第一隻是一個冇啥戰鬥力,但速度快的嚇人的猴子,當時張玄和斯維克同時開火,兩人都打空了一個彈匣才乾掉它,最終才收穫了15個單位的晶體礦。

“長官,你說將來咱們的基地要是建在地下,那飛機戰艦什麼的,能升空麼?要不要搞個升降口啥的?”

一邊更換彈匣一邊說話的斯維克發散著想象。

“如果有必要的話……或許吧。”張玄不太想搭理他。

這一路上張玄對斯維克也多了不少瞭解。

這傢夥以前在科普盧星區當傭兵的,被帝國‘招安’以後一直在後勤乾,看上去人狠話不多的凶悍樣子,但實際上內心相當的戲多,這話匣子一開,就關不上了,老喜歡跟張玄暢想未來。

雖然這也冇什麼不好,但空話說多了,難免惹人煩。

張玄算了一下帳:“除去第二名陸戰隊員的費用,還能剩下27單位晶體礦,應該能用上一段時間。”

要知道斯維克他們的槍可不是遊戲裡那樣無限子彈。

用光自身所攜帶的彈匣之後,每一個新彈匣都是要花晶體礦買的,而且還賊貴,一個晶體礦就隻能換倆。

這讓張玄不得不留出一些晶體礦作為備用補給。

想到這裡,張玄便說道:“副官,再給我折躍一個陸戰隊員,我需要更多的人手幫忙。”

【如您所願。】

話音剛落,又一名高大的CMC動力裝甲出現在麵前。

麵罩打開,露出一張標準的濃眉大眼國字臉,隻見其嚴肅道:“您好,指揮官先生,下士詹姆斯·維恩,向您報到。”

“你好詹姆斯。”張玄指著一旁的斯維克笑道:“這位是斯維克下士,從今以後,你和他就一起為我賣命了。”

詹姆斯點頭:“這是我的榮幸,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