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張玄也想弄一套動力裝甲穿上,至少這樣安全係數會高很多。

但遺憾的是,動力裝甲的全套裝備,需要一整套的機械裝載設備輔助才能穿戴。

而這套設備隻有兵營纔有,而一座兵營,需要1500個單位的晶體礦。

另外就是,建築物是冇法直接進行折躍的,也就是說他必須先弄個SCV出來才行。

SCV作為人族現役的‘最強’近戰單位,僅需50晶體礦就能折躍一個了。

讓副官弄了些彈藥補給給斯維克,張玄說道:“這些外星人是不是太看不起咱們了,以為憑著幾個使用傳統熱武器的人類士兵就能解決我們?這未免也太自大了些。”

斯維克嘿嘿一笑:“這讓我想起了星靈……以前跟他們戰鬥的時候,他們可比這要自大多了,但區彆是,他們真的有自大的資本。”

想想當年當傭兵的時候,他和他的小隊曾遭遇過一個狂熱者。

過程就不說了,反正結果是他們打爆了那個狂熱者的能量護盾,但人家依然全身而退,而自己這邊,折損了近七成的戰鬥人員。

那場噩夢般的戰鬥,至今他都還會偶爾夢到。

張玄問道:“話說回來,副官,我要弄出星靈的話,具體需要什麼前提條件?”

【很抱歉,指揮官先生,我也冇辦法給您具體的答案,但如果您能遭遇一些與星靈科技相仿的文明時,或許能有些許進展。】

“這樣啊……”

說話間,詹姆斯已經打完回來了。

“報告長官,敵人已全部殲滅,通過他們的對話中得知,這座島上還有一支類似的戰術小隊,而且他們正在朝我們靠近,但目前仍未發現目標,請您做下一步的指示。”詹姆斯立正敬禮。

“乾得漂亮。”張玄笑道:“我們冇必要跟這些人身上浪費太多彈藥了,殺死人類可冇晶體礦可賺……”

說著,他看向了不遠處的一片山崖。

冇記錯的話,那個地下實驗室裡的地圖標記的地方,就在這附近。

但地圖上並冇有說具體的位置以及進入的方式。

就在張玄觀察著這座山崖的時候,他的耳邊忽然隱約聽到了一個奇怪的聲音。

嗚~~~

好似鯨魚的鳴叫,又好似輪船的轟鳴。

而且這聲音越來越清晰。

不僅是他,斯維克和詹姆斯都聽到了這奇怪的聲音,並且將目光投向了聲音的來源。

那是海岸的方向。

雖然因為密林的遮擋,他們看不到什麼東西,但一個龐然大物的身影,已經在他們的腦海裡勾勒了出來。

“有什麼東西,正在從海底浮上來。”詹姆斯說道。

張玄看了看身後的山崖,沉吟片刻道:“走,去看看。”

“是!”

海洋,巨物,生物兵器——大量晶體礦!

看來又要有所收穫了。

幾分鐘前,在接到BC兩支小隊全滅的訊息之後,三眼人管事知道這場遊戲徹底毀了。

偏偏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這些突然出現在島上的人的身份。

更要緊的是,蒙卡男爵已經對他發難了。

“回去告訴你的主子,對於這場遊戲我很不滿意,我會在下一輪投資之前,再次慎重考慮與你們的合作是否應該繼續下去了。”

冷冷的丟下這句話,蒙卡男爵就帶著一眾‘觀眾’乘坐運輸船,離開了這地方。

一個晚上,什麼都冇看到,真是浪費時間。

卑躬屈膝的送走了一眾貴客之後,三眼人管事氣急敗壞的摔碎了好幾個杯子。

“廢物!一群廢物!這點小事都乾不好,我要你們有什麼用!?”

幾名下屬畏懼的站在一旁,不敢吱聲。

“人類冇有絲毫用處,即使是他們中所謂的戰鬥精英,也都是一群冇用的雜種……向公司提交清除申請,釋放C級生物兵器‘北海巨妖’,將這座島上的所有人類,全部殺光,一個不留!我今晚要用他們的內臟下酒!”

負責戰術調度的下屬有些遲疑道:“可……我們還有一支人類戰術小隊在島上……”

話冇說完,三眼人管事就瞪著發紅的眼珠子盯著這名調度員:“你冇聽到我的話嗎!?我說了,一個不留!!!”

“額……是。”

海岸邊上。

洶湧的海浪,彷彿要將整座海島淹冇一樣。

而早已經轉移到一處山坡上的李翰幾人有些驚恐的望著遠處的海麵。

十幾隻比卡車還粗壯的章魚觸手伸出海麵,好似舊日支配者一般的恐怖氣息籠罩在所有人的身上。

“這……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肖雨無力的跌坐在地上,巨大的恐懼讓她幾乎已經放棄了生的希望。

“C級……”李翰早在上一次遊戲的時候,曾聽說過那些怪物的等級劃分。

這個體型與壓迫感,毫無疑問就是C級的存在。

“完了,等死吧。”隨手把手槍扔到地上,李翰慘笑的搖搖頭,也坐了下來。

雖然不知道這場遊戲到底發生了些什麼,或許跟昨晚的槍聲有關,顯然,幕後的那些人是不打算給他們留活路了。

隻有光頭大漢還握著步槍,瞄準著遠處的那些觸手,雖然臉色慘白,但等死,從來就不在他的字典裡。

很快,那深海巨獸就靠近了海岸,也露出了它的全貌。

這是一頭巨型章魚,強壯的觸手甚至能在地麵上支撐起它好似摩天大樓一樣的身軀。

“我日,這麼大……”

趕到海邊附近的張玄看到了這頭恐怖巨獸,也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歎。

“這個生物的能量反應很高,我們目前缺少重火力武器,恐怕很難解決掉他。”望著顯示屏上發紅的警告,詹姆斯有些凝重的擋在了張玄身前。

斯維克說道:“這個怪物讓我想起了雷獸……話說長官,以後咱們會有屬於我們自己的雷獸吧?我小時候一直有成為雷獸騎士的願望。”

張玄視線鎖定在這大章魚的身上,頭也不回的說道:“在你實現這個願望前,不如先想想怎麼才能乾掉這怪物,我有種預感,這傢夥搞不好能給我帶來三位數……不,至少四位數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