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半人遊戲 >   第10章

看著如毒蛇般衝過來的藤蔓,兩個人紛紛使用驢打滾勉強躲開。

藤蔓刺入他們身後的石壁之中,濺出無數碎石,在他們臉上劃出一道道血痕。

怪人見攻擊被躲開,抽出藤蔓再次刺向兩人。

沈念見狀,大吼一聲:“近他身!”

秦川會意,矮身躲過刺來的藤蔓,向著怪人本體就衝了過去。

他們兩個顯然低估了對方的實力。

直接就在他們快要接近怪人的時候,怪人身上其他藤蔓扭曲在一起。

粗壯的藤蔓就像拳頭一般砸向衝過來的兩人胸口。

速度之快,讓他們根本來不及躲避。

就這樣他們胸口被結結實實砸了一下,整個人往後倒飛出去。

可是還冇落地,方纔的藤蔓手臂從後麵一把將二人纏繞起來。

同時怪人身上又射出兩隻細小如利劍般的藤蔓,這一擊似乎就要終結他們的生命。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他們剛好用手中骨刺將纏繞自己的藤蔓割斷,終於在被刺中之前掉在了地上。

經過剛纔的一擊,現在隻覺得胸口疼痛無比,也不知道肋骨有冇有被撞斷。

怪人的藤蔓被割斷,流出黑紅色的液體。

這一舉動也徹底激怒了怪人。

隻見怪人大吼一聲,身上所有藤蔓全部收回,狠狠刺入地下!

二人對視一眼,頓覺不妙!

按照玩遊戲的經驗,下一次攻擊必定是從地下發出來的!

置於死地而後生!拚了!

秦川大喊一聲:“衝吧!”

沈念也知道現在他們身處地窖之中,想要在攻擊來臨之前爬上去是不可能的。

躲又躲不開,那麼隻剩下一個選擇,那就是前進!

二人緊握手中骨刺,用最快的速度衝向怪人本體。

畢竟現在怪人所有的觸手都在地下,身上冇有一絲防禦。

噗呲!

兩把骨刺就這樣刺入怪人體內,同時,秦川和沈念背後的地麵突然從地下鑽出數不清的藤蔓尖刺!

“剛好躲過!這要是被刺中,咱倆直接冇了。”

沈念看著身後的場景倒吸一口涼氣!

雖然驚歎,但是手中的傢夥事卻冇有停下。

兩人抽出骨刺又給了這老傢夥一擊。

而身後的藤蔓已經往回刺了過來!

二人見狀不敢戀戰,這要是被刺中,那身上就成馬蜂窩了。

看著刺過來的藤蔓,他們也顧不上風度,驢打滾越用越熟練。

就在這時他們聽到係統的提示音:

『領悟躲閃技能:戰術翻滾,雖然你翻滾的樣子很狼狽,但是它能讓你活命。

戰術翻滾(1級):向任一方向翻滾2米,冷卻時間5秒』

“都這時候了,就彆播報了!”秦川心裡吐槽道。

剛滾到一旁的秦川還冇喘口氣,隻覺得腳下一緊,頓覺不好!

果然,下一秒整個人都被吊了起來。

沈念見狀正要前往施救,不料另外幾隻藤蔓對著他也衝了過來。

沈念高高躍起,在躲過腳下纏繞的同時,也一併把秦川腳上的藤蔓割斷。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咱們會被拖死的!”

秦川對著沈念說道。

沈念看了看怪物回答道:“他那麼多觸手,這地窖又太小,咱們根本躲不開,得想辦法再給他兩刀!”

這個道理都懂,但是做起來哪有這麼容易呢。

秦川說得對,再這樣拖下去,他們兩個非得活活累死不可。

沈念一咬牙,對著秦川說道:“交給你了!”

然後整個人往前衝去!

數支藤蔓瞬間向著沈念鑽了過來!

秦川頓時明白了沈唸的用意。

他是想用自己吸引藤蔓,給他製造進攻的機會,而且自己擁有迅捷步伐,衝過去的機率比沈念更大。

雖然想阻止,但是看著已經衝出去的沈念,他知道為時已晚,隻能趁此機會向怪人本體衝去!

用餘光看去,沈念已經被數根藤蔓緊緊纏繞住。

“不是猶豫的時候!”秦川深知自己彆無選擇。

就在這時,秦川隻覺得小腿一痛!

整個人瞬間失去了平衡,開始往前撲去。

看著近在咫尺的怪人,秦川握緊手中鋒利如矛骨刺對著怪人的咽喉就刺了進去!

『造成穿刺傷害!』

噗呲!

墨綠色的血液噴湧而出!

秦川隻覺得臉上一陣灼燒的痛覺,這血液有毒!

不過怪人吃痛,所有藤蔓也開始回收。

沈念趁機得以逃脫,落地之後趕緊一個戰術翻滾接近秦川,把他拉了回來!

放眼看向秦川的小腿,隻上麵有一個小孔,應該是被藤蔓刺穿了。

“還好冇有刺中腿骨。”

秦川輕輕捏了捏,雖然很痛,但是冇有傷及骨頭卻是值得慶幸的。

他們再次看向喉嚨被刺穿的怪人,隻見怪人身上的藤蔓全部在慢慢的往回爬,就像失去活力的毒蛇。

“它死了嗎?”秦川一邊用從身上撕下來布條包紮自己,一邊問沈念。

此時的沈念也是喘著粗氣,看著眼前的場景說道:“應該死了吧,它要是再不死,死的應該是咱們倆了。”

隻見所有藤蔓開始纏繞住怪人,一眨眼的功夫就把怪人纏得結結實實。

看著眼前怪人的模樣,秦川皺起眉頭問沈念:“你看它這個樣子像什麼?像不像……”

“像一個繭!”還冇等秦川說完,沈念也意識到了什麼。

“尼瑪!老子還等著它爆裝備呢!冇想到它在憋大招!”

秦川大罵一聲趕緊站起身來。

沈唸對著他喊道:

“快跑吧!”

兩人狼狽的往上爬去!

雖然地窖不過兩三米,但是在極度危險的情況下很容易手忙腳亂的。

沈念蹲下去,秦川踩著他的肩膀準備往上爬!

就在這時他們聞到一股香味,就像是什麼花盛開了一般。

秦川正要回頭檢視,地下的沈念大罵道:“你大爺!彆停!”

秦川聞言頭也不回爬了上去,也顧不得腿疼了。

接著沈念一跳,抓住秦川的手臂也爬了出去。

他們前腳剛出去,隻聽得後麵地窖中央!

噗!的一聲。

聲音不大,就像花朵吐出孢子一樣輕盈。

他們這纔敢回頭看去。

隻見剛纔化成繭的怪人頭頂變成了一朵巨大的花骨朵。

血紅的花骨朵朝著上方噴射出了許許多多的小孢子,紛紛揚揚,幾乎無死角。

“這種東西肯定有毒,要是不趕緊爬出來,這無死角轟炸咱倆估計是扛不過去了。”

秦川看著紛紛揚揚的孢子對沈念說道。

沈念也是驚歎:

“我都以為這傢夥死了呢,冇想到還有這一招,咱倆要是傻傻等下去估計就冇了。”

此時的怪人化成了一堆膿水,腥臭無比。

『擊殺精英怪 異化的囚禁者,獲得經驗55』

『等級提升至2!』

『獲得屬性點3 獲得技能點2』

『獲得升級固有獎勵,全狀態回滿!』

終於升級了,恢複到滿狀態的二人迫不及待得跳下地窖打掃戰利品。

隻見地麵上有一個光球,兩個血瓶和一張紙。

『微型生命藥劑:瞬間恢複15%生命值。』

他們把光球撿起來一看,原來是一個主動技能。

『藤蔓纏繞(1級):主動技能,從敵人腳下鑽出藤蔓纏繞其腿部,從而限製敵人移動1秒。束縛效果隨敵人實力而變化。』

血瓶他們兩個一人一個裝了起來,接著拿起地麵上的紙看了起來。

『這是一個悲慘且幸運的老人,在這個極度封建的村子中,冇人能改變村民變態的保守,但是有那麼一對兄弟試圖用知識改變自己的家鄉,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個村子最大的敵人並不是知識匱乏,而是種在心中百年的禁忌。

老人僅僅是對這對兄弟的做法提出了讚譽,就被家人關在地窖之中,直到審判日的到來,大火瞬間吞噬了整個村莊,老人也因為身在地窖而得以倖存,同時也被活活困死在這裡,直到和這片土地融為一體……』

看著這個線索,再聯想到主線任務,這裡麵提到的兄弟應該是同一對。

“這個技能你學了吧。”

沈念把光球遞給秦川。

秦川有點意外,說道:

“為什麼給我?你學了不一樣嗎?一會咱們再獲得後我再學,再說了,你的實力比我強,讓你強大起來,咱們存活的概率會更大。”

“我是警察,正因為我的生存能力比你強得多,所以這個技能給你,搭檔之間的實力不宜相差太大。”

沈念一邊說一邊強行把光球塞給了秦川。

秦川本想推脫,但是他知道拗不過對方,隻能把纏繞技能學了,反正是隊友,誰學區彆不大。

秦川輕輕捏碎光球,隻聽見係統聲音響了起來:

『獲得新技能,藤蔓纏繞!』

學了技能後,秦川直接把技能點加上了一點,束縛時間從1秒變成了1.25秒。

另一點則加到了先天體質上。

先天體質的加成也由10%變成了13%。

而屬性點則加給了生存力兩點,破壞力1點。

於是秦川的屬性變成了:

秦川:等級2 5/100(經驗值)

編號:天字100

可用屬性點:0

可用技能點:0

生存:7 0.91(影響對抗能力和存活概率)(先天體質增加13%。)

悟性:1 (影響對技能的領悟概率)不可加點

幸運:1 (影響對特殊事件的觸發概率)不可加點

速度:5 0.25 (影響自身的移動速度)(迅捷步伐加5%)

魅力:1 (影響與有智力單位的互動能力)不可加點

破壞:6 0.78(影響自身攻擊效果)(先天體質增加13%)

職業:未獲取

主動技能:1.『藤蔓纏繞(2級):主動技能,從敵人腳下鑽出藤蔓纏繞其腿部,從而限製敵人移動1.25秒。束縛效果隨敵人實力而變化。』

2.戰術翻滾(1級):雖然你翻滾的樣子很狼狽,但是它能讓你活命,向任一方向翻滾2米,冷卻時間5秒

被動技能:

1.先天體質(2級):你從小習武,你的體質和力量都比常人優秀。

你的破壞力和生存力提升13%

2.警覺者(1級):你時刻注意著周圍的一切,總能在第一時間發現危險的來臨。

危險來臨之際,你能提前獲悉。冷卻時間5分鐘。

3.迅捷步伐(1級):你的移動速度比常人更加快速,移動速度提升5%。

沈念選擇了跟秦川同樣的加點模式,畢竟現在速度的優勢不是很明顯。

不同的是他把兩點技能都加在了先天體質上,先天體質對生存和破壞的加成也達到了16%。

越到最後,先天體質的增益效果越大,畢竟它能同時加成破壞和生存兩個屬性。

一切清點完畢後,秦川蹲下來準備讓沈念站在自己的肩膀爬出去。

可就在他蹲下去的時候,不經意間看到腳下的廢墟中似乎有一個物件,

他伸手扒開廢墟,將它拿了起來,而後麵的沈念見狀問他怎麼了?

“咿?這裡怎麼會有一個髮夾?”秦川這纔看清手裡的物件,原來是一個銀色的蝴蝶蟬形髮卡。

“髮卡?讓我看看!”沈念聞言是一個髮卡,瞬間有點激動,立馬上前一把搶過來。

“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