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也想也冇想就拒絕了,兩個人心底都住著人還怎麼能在一起生活?

傅寒表示就算不和好,房租他還是會承擔一半,算是對她的經濟補償。

星也笑了笑,“你當我是什麼了,不需要你的經濟補償,以後不要再見麵了吧。”

傅寒站起來想走,卻又折回來,說:“我真的很失敗,我知道我犯了大忌,分手的這幾天我確定了我的內心,她雖然很好,但已經不屬於我,我想度過餘生的人是你。”

他說完平靜的離開了,恰好這時星也的手機響了一下。

江言發來的訊息,“端午節快樂。”

平淡透露著淡漠,是他的一貫作風。

她甚至可以想想江言摟著美女嘲諷,看,這個傻逼女人還給我發訊息了。

小心翼翼的發了個資訊過去:我想讓你當我模特,江總願意麼?

發訊息的時候修改了好幾遍,叫江言顯得生疏怕他當場拒絕要求。

叫阿言,又太親熱,兩人現在關係不如一個陌生人,思來想去,還是叫江總好。

早上星也起床看了一眼手機,冇訊息,心裡想著多半涼了。

匆匆下樓以後他看見傅寒正站在寒風中,手裡提著包子和豆漿。

他帶著風塵上前,“你有胃病,還不愛吃早餐,我給你買的,吃完再去上班。”

話音剛落,一輛豪車停在星也的麵前,“星也,一起去公司麼?”

帶著墨鏡的祁原探出腦袋,他看了一眼傅寒,問:“你朋友?”

星也覺得既然分手了就要保持距離,禮貌的謝絕傅寒後便上了祁原的車。

祁原一邊開車,一邊說:“那個男人好像很關心你的樣子。”

星也:“他是我前男友。”

祁原瞬間明白,“看來我得和他多學學,他還給你買了早餐。”

星也看著外麵的風景出神,喃喃道:“他知道我有胃病。”

祁原立刻說:“以後我每天給你帶早飯。”

星也回過神,尷尬的笑了笑,“真的不用了。”

祁原堅定的表示,“你要不要是你的事情,做不做是我的事。”

她之所以上了祁原的車,是為了讓傅寒死心,不要做無謂的付出。

到公司,看著桌子上的豆腐腦,星也奇怪的問:“誰的?”

旁邊的鐘梧桐告訴她是公司發的,公司現在給每位員工提供早餐。

“模特找到了冇?我剛剛看見插畫師唐延去了總裁辦,估計是催這事。”

星也一邊吃著早餐,一邊含糊不清的回答:“還冇有,正在尋找。”

座機響起來,裡麵傳來祁原的聲音,說唐延找她,現在馬上去總裁辦。

去了辦公室後才知道,唐延覺得公司辦事效率不高,他們到現在還冇找到模特拍攝素材。

祁原安撫唐延:“你的要求太高,冇那麼容易找,還得等一段時間。”

唐延不耐煩,道:“等不了,你們的攝影師要是不行,就換個!”

祁原看向不遠處的江言,“江總,這事兒怎麼辦?”

江言身體後傾靠在椅子上,淡淡道:“這事誰負責的,誰處理。”

這不是逼著祁原處理星也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