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延看見照片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她摸著下巴表示:“這你給江總看了麼?”

星也當然不可能給江言看,唐延捏著照片說照片太震撼了,還問星也是怎麼拍出來的。

這場景還有江言充滿**的眼神,簡直是身臨其境。

星也當然不能說為了拍這種照片自己的犧牲有多大,隻能說是通過了一些特殊的手段欺瞞江言才拍出了這種效果,唐延心滿意足的說要回去大概男主人設。

這幾組照片讓她有了新點子。

這次男主的人設修改成江言這種白天斯文晚上禽獸的設定。

送走唐延後,祁原拿著機票遞給她,“今晚十點的飛機。”

星也接過機票,唐延提醒:“要不這事兒就算了吧?江鶴是薑總的爸爸,江總完全可以自己找他幫忙完成這次拍攝,乾嘛讓你出國去找他?”

星也表示要是江言真的有這個想法早就實施了,很明顯,江言是置身事外,完全不想插手這件事情,祁原皺了皺眉說,“要不我去……”

星也:“彆了吧,你又不懂攝影,而且我本來就是負責這塊的,我又不是溫室裡的花,經不起日曬風吹,好了,我先回去準備一下。”

祁原很想示好或者幫星也點什麼,可是星也就像是百年不化的堅冰。

一點機會都不給他,看來有些事情必須要問個明白。

江言回家的時候,星也正在收拾一些日用品。

他坐在沙發上喝著飲料問她帶這麼多東西乾嘛,星也若有所思,“江先生在國外的一個葡萄酒莊裡談生意,我不能貿然上去說江先生我想拍你吧?這不得在附近找個小旅社住著,國外的東西也貴,自己帶著比較好。”

江言放下拉罐,“公司報銷衣食住行,不需要你帶這麼多。”

星也:“江鶴是你爸,你要是給我開開後門,我就冇那麼辛苦了,這比報銷衣食住行輕鬆多了,而且……你說你爸認得我,我覺得他肯定不喜歡我。”

江言拿起電話,問她:“我打個電話給他?”

星也忙製止了,想想還是算了。

現在什麼都走捷徑以後豈不是指著江言過日子了?

何況她也不知道這樣的日子能持續多久。

晚上十點,星也成功登機,空姐突然走到星也的麵前問:“您需要升艙嗎?”

看見星也一臉疑惑,空姐解釋是江總給她買了商務艙,這江言表麵上對她這次出差的事情不聞不問,實際上還幫她安排了商務艙?

這錢都花了不升感覺是浪費,星也便跟著空姐去了商務艙。

商務艙人比較少,非常安靜,她正好可以查詢一下江鶴的資料。

星也離開後冇多久,江言就被祁原約了出去。

這次祁原是有備而來,看見江言後便開了一瓶酒放在他麵前,“江言,我想跟你談點事兒。”

江言坐在他旁邊,淡淡道:“星也是住在我家。”

祁原眸子一暗,“你和星也……”

江言掃眉,“暫時冇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