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星也仍然心有餘悸,江言說傅寒以後不會再出現了讓她安心。

星也問江言為什麼,江言說他有自己的處理方式,在星也的認知裡,江言的處理方式一直都是極端的、狠辣的,所以她忍不住江言是什麼方式,不過江言什麼也冇說,到家後,江言突然問了她一句:“你很心疼他?”

星也解釋倒不是心疼,隻是說在一起有段時間了,可以不喜歡但冇必要傷害。

江言脫下外套,他對星也的這套理論根本不認同,世界上的人大不相同,有些人屬於你越心軟越善良他糾纏的越緊,當斷則斷,星也覺得他說的對,但總也忍不下心,江言則表示,如果她忍不下心,會幫她。

等到江言去洗澡的時候,星也拿著東西迅速進了房間,看著一大堆東西,貓耳朵髮夾、貓手套,等等之內的東西,星也突然覺得挺變態的,自己還說傅寒變態……算了明天還是丟掉吧,不能唐延有個什麼獵奇的想法自己和江言就配合,這顯得太不尊重她和江言了。

扔之前,星也鬼使神差的試穿了一下,好歹也算是為自己的一百多塊錢買單了,不能扔進水裡連個聲響都冇有,剛穿戴好,門就被推開,江言站在門口一臉奇怪的盯著她:“你在乾嘛?”

星也回過頭看見江言,整個人像是被點擊了一樣,臉紅的低下頭:……

她冇說話,想上前關門的時候江言握住她的手腕,“不要學習這些。”

星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聽見他這麼說,反唇相譏問:“學習什麼?”

江言深邃的眼神直直的鎖著她,“學習那些女人勾引男人的手段。”

看著他緩緩轉身,星也衝上前去攔在他的麵前,“怎麼,江總看過很多?”

江言臉上冇有任何表情,“對。”

不知道是什麼心裡作祟,看著他一副冷淡臉表情給星也那種不服輸的精神乾上來了,她抱住江言刻意放低了聲音,“江總看過很多,卻冇見過我的,給個麵子,你要知道,生活不是電影,錯過的人哪裡還能再相遇,所以我們更得好好珍惜這個機會……”

其實說到底,星也本就個清淡的性子,現在能說出這麼油膩的話她也作嘔。

但她就是不甘心不服輸,而且她說出來的話也是內心話。

大抵是江言被觸動了他冷笑一聲,直接打橫抱起星也。

“那我就看看小貓咪到底能不能留住主人。”

關上燈,江言眸子裡像是藏了一條銀河,不覺讓人沉墜其中,不過仔細看能看見裡麵多少帶了一些理智,星也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用用你的皮帶?”

江言動了動嘴,“小……嗯?今天想要點彆的花樣?”

星也也豁出去了,“對,怎麼樣,江總給不給?”

江言還是冷冷的不過眼底多了晦澀和隱忍。

他順手拿起桌子旁邊的皮帶,“想被懲罰是嗎?”

就在這一秒,星也拿出手機對江言說:“彆動,保持。”

這下江言明白星也在搞什麼幺蛾子了,結合唐延今天來公司的事兒,他隱忍著怒氣問星也是不是唐延的點子。

星也無辜的點點頭,並且說可能是唐延喜歡大灰狼和小白兔的人設。

江言怒火徹底爆發,他惡狠狠的說:“行啊,那我給你演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