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白日夢冒險王 >   003.正好

剛剛那杯酒現在正在身體作祟,她神誌不清的指了一下自己的樓層。

送她上樓後,江言準備離開,星也擋在他前麵,眼眶猩紅的看著他,“不準走。”

江言揉了揉她腦袋,“你喝多了,回去洗個澡睡覺吧。”

這麼溫柔的江言一如幾年前一樣。

隻是如今這份溫柔多了一份疏離。

酒精的作用讓星也一直壓抑在內心的情感爆發。

她不甘心的踮起腳尖主動靠近江言,江言眸子一震想要推開。

星也腦子不清醒,聲音帶著醉意嘲諷,“剛剛在洗手間你不是很熱情嗎?”

他薄唇抿成一條直線,“星也,彆鬨。”

星也醉眼惺忪,道:“我冇鬨,隻準你逗我玩,不準我逗你?”

江言鬆了鬆領帶,他勾唇淺笑:“你這個狀態,行麼?”

星也冇有回答反而以更熱情迴應。

她光著腳踩在她的高級皮鞋上,語氣勾著小尾音:“我行。”

兩次喝醉,一次是他主動,一次是星也主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江言起床穿衣服,他精壯白皙的後背還有不少她的抓痕。

她抓著床單,“江言,你真是個妖孽。”

分手這麼久了還勾著她的魂。

江言穿好西裝,回過頭淡然看了她一眼,“做完就淡了?”

星也不客氣的反唇相譏:“淡的是你!”

對於剛剛發生的事情她零零碎碎有點片段,她好像不受控製的問他愛不愛自己。

她記不得江言是什麼表情,他隻是微微啟唇,她冇聽見到底回答了什麼。

江言:“為什麼和傅寒分手。”

星也眸子一暗,“是我不夠好。”

其實真正原因不是這樣。

和江言分手後的一兩年裡,她遇見了傅寒。

本來已經不打算戀愛的她,硬生生的被傅寒無微不至照顧和寵愛俘虜了。

他幫她剝蝦,買夜宵,一起做家務,在星也的心裡,傅寒是個適合結婚的男友。

分手的原因很簡單,傅寒心裡有人了,她不想耽誤他。

要不是那次她陪傅寒參加他的同學會,她也不會知道一向滴酒不沾的傅寒居然喝的口吐白沫,後來才聽見他的同學對她說:“嫂子,你命真好,剛剛做你對麵的那個是傅寒前女友,他以前從不肯幫前女友剝蝦買夜宵的。”

回去的路上她才猛然意識到,她和傅寒的心裡都各自裝了一個人。

兩個人再也不能湊合著過日子,於是第二天就提出了分手。

看著她陷入沉思,江言冇有多問。

他轉身隻留下一句:“明天上班不要遲到。”

看著他冰冷的背影,星也的記憶彷彿被拉扯到和江言分手的那個晚上。

他眼眶猩紅,罵她是一隻養不熟的狼崽子。

在學校,江言是高材生、校草、畢業幾年了,現在的他是總裁、成功人士,恐怕他唯一的汙點就是被她甩過吧?

第二天祁原來到她的座位旁邊,道:“插畫師的意思是,拍攝的模特既要有少年感,也要有霸道總裁的氣質。”

星也下意識的問:“江總不是正好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