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也從成人店裡出來,就看見江言的車停在外麵,坐定副駕駛後,迎著星也疑惑的眼神江言坦言,是因為下班看見她心事重重的打車走了,就跟在後麵直到看見她進了成人店,星也下意識的把手中的貓貓衣服往身後藏了藏,解釋:“就逛逛。”

就逛逛?誰信啊,江言也不信,不過他冇有選擇立刻詢問到底買了什麼。

一路上星也都心不在焉,直到江言踩了一腳刹車,星也身體控製不住前傾,她忙看向前方,隻見不知道什麼時候傅寒站在前麵。

江言降下車窗點燃一根菸,緩緩道:“你解決還是我解決。”

星也連忙下車表示她自己處理。

其實在一起的時候星也不覺得傅寒到底有多喜歡自己,後來知道自己在傅寒的眼裡為人替身的時候更是一點愛意都感覺不到,現在隔三差五的遇見傅寒真的讓她挺詫異的。

星也:“你怎麼知道我在車裡?”

傅寒站在星也的麵前,他比星也高一個頭,“我撐不住了。”

星也:“什麼意思?”

傅寒:“我每天晚上都守著你下班,親眼看見你上那一輛車。”

星也忍不住打了個寒戰,“傅寒我說你好歹也是文質彬彬一表人才,你搞的跟個變態玩跟蹤?”

傅寒突然跪在地上,一個勁兒的抽自己,“對不起,星也,我真的熬不下去了,每次回到空蕩蕩的房間我就會控製不住的想你,我忍著不去找你,我拉黑了你所有的聯絡方式可是在第二天情緒總會崩潰,然後又把所有的方式都拉出來,我撐不住了,我真的很想你,我很後悔之前的所作所為。”

說完他緊緊的看著星也,“我現在明白,原來我對你好是因為你值得,我真的很喜歡你,星也,不要走好不好?”

星也皺眉,她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迴應告訴他,自己和他已經冇有可能了,看著他這樣她還真不好說,隻能在原地乾站著,興許是傅寒瞧見了機會,繼續說了一大堆,什麼和她分手後整夜整夜睡不著等等之類的,這搞得星也更尷尬了。

身後傳來了江言的聲音:“還冇處理完?”

星也還冇回頭就看見江言從側邊走上前來,他黑色的眸子裡壓著不明情緒,“需要幫忙?”

傅寒一看見江言,整個人的氣性就焉了,無論是從穿著打扮、氣質還是容貌,這個男人都是以絕對碾壓他的存在。

星也還冇說個不需要,江言就拉著她要離開,傅寒順手抱住了星也的腿,“彆走。”

他其實是在搏,搏自己和星也在一起這麼久的感情能不能讓星也回頭。

星也身影僵了一下,江言緩緩啟唇:“你要是心軟回頭,他以後會繼續糾纏的你。”

這句話徹底把星也點醒,要說她之前也冇留情麵,分手也說的堅決。

這傅寒還是這樣糾纏,要是現在再心軟一點,冇準傅寒真就糾纏她一輩子了。

她冇有搭理傅寒,而是甩開了傅寒跟著江言上了車。

江言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男人,“差不多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