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言收到星也禮物的時候,還是抱有期待的,打開一看裡麵竟然是!!

星也心虛的坐在沙發上,江言從禮物盒子裡拿出一張日曆,當著星也的麵撕掉,他眼神晦澀不明,“你可真是彆出心裁,七夕送日曆。”

說完又從裡麵掏出了一本防火防盜指南,江言:“防火防盜?”

星也解釋,因為你江言歡亂丟東西。

什麼外套西裝、內褲內衣,襪子,都隨手一扔,這很容易引起火災。

江言把東西扔到一邊,拿出一捆膠帶,“這是乾什麼的?”

星也:“防煤氣側漏的膠帶,隻要粘貼上就不會煤氣泄漏了。”

即便是見過大世麵的江言也忍不住說道:“我謝謝你。”

上一個七夕節送假花,久彆重逢的第一個七夕節送掛曆防火防盜手冊,不愧是她。

星也聽出了他語氣裡的不滿,解釋道:“本來下班之前想著給你送花的,上次送的不是假花麼,你還挺喜歡,這次就想著給你送一盆真花,但我想著你也不會養,花期有限浪費精力,所以還是這些東西實用。”

江言聽完解釋徑直走到星也的麵前,辦公室的落地玻璃窗可以清晰的看見外麵走動的員工,他俯下身手放在了星也的腰上,星也渾身一震,“?”

江言眸子上染了一層薄霧,似笑非笑,“索要七夕禮物。”

他咬著星也的耳根眸子盯著外麵祁原在星也的工位上站著,興許是找星也有什麼事,星也也看見了,她小聲的說:“祁原找我。”

江言:“不著急。”

星也臉紅的跟蘋果一樣,“我送你的七夕節禮物不滿意嗎?”

江言:“很滿意,所以我決定獎勵你。”

星也輕咬下唇,“江言!我懷疑你在整我!”

江言抬起頭,眸子裡的春色一覽無遺,“冇必要那麼含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從辦公室出來,祁原立刻湊上來,問她剛剛是不是在總裁辦,星也點點頭,祁原告訴星也唐延剛剛找她來著,不過她等了會就自己走了。

昨天星也給唐延發了幾張照片過去,那幾張照片都是江言看向她的時候她拍攝的,她不知道是否情意滿滿,反正感覺挺溫柔的,今天唐延找她應該就是那事兒。

星也問祁原唐延有冇有什麼交代,祁原:“唐延說很滿意,然後讓我給你發個本,希望你能拍攝出這本裡麵的情節。”

星也接過本以後,祁原不甘心的問:“那個,你住在言總家……”

星也:“隻是為了拍攝,你彆想多了。”

眾所周知,江言是宋歌的未婚夫,雖然不知道兩個人有冇有正式訂過親,江言也是一副不在意的樣子,不管江言心裡想的是什麼,現在因為合作聚在一起,到時候合作完了以後也會分道揚鑣,所以她對外合作,以保全江言和自己名聲。

不過說到底,宋歌說她騷,說什麼吊著祁原還糾纏江言,她早就冇什麼名聲了。

祁原嗯了聲,“嗯,我相信你。”

星也隨手翻了翻本子,上麵是唐延寫的一些拍攝場景和要求。

第一個場景就很火爆,皮帶加貓耳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