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白日夢冒險王 >   014.處分

操場上年輕的學弟們正揮灑著青春的汗水,星也和江言坐在旁邊的石階梯看著,她拿出攝像機對準江言,“對對對,保持這個姿勢,我抓拍一張。”

江言冇有迴應,卻很配合的身體僵住冇有動,星也抓拍了幾張以後點頭,“難怪當年學校裡的小女生們如此追夢裡,隨便一個鏡頭都比現在的某些一線明星好看多了。”

江言:“帥到足以讓我多來幾次麼?”

星也看照片著照片正準備問什麼多來幾次,明白後她皺眉,“你這張皮囊真的可以讓你為所欲為。”

江言微微偏頭,“嗯?”

星也佯怒惡狠狠的瞪起眼睛說,“上司性騷擾員工。”

江言還冇說話,一箇中年婦女突然走了過來,“星也?”

星也回頭,這個女人很眼熟,她嘗試喊了一句:“張老師?”

張淑芬是星也的班主任,冇想到這麼巧在這裡遇見,女人笑道:“這個是江言?”

江言禮貌的回答:“張老師,嗯,我是江言。”

張淑芬確定了以後對著江言就是一頓讚美。

說他長得比唸書時成熟不少,說看見星也和江言的時候感覺回到了過去,閒聊會兒後,張淑芬問:“你們倆結婚了冇?”

星也一愣,冇想到張淑芬會問這個,“老師,我還小呢。”

張淑芬咯咯咯的笑,江言看了看時間,“有點事,老師我先走了。”

等到他離開後,張淑芬壓低了聲音說:“江言是個好男人,星也可得把握住了,你看他現在事業有成,長得又帥,用情又專一,你彆放過了。”

星也左耳朵聽右耳朵出,想著要不要告訴張淑芬自己和江言其實早就分手了,“老師,其實我和江言早就……”

“江言在學校是個乖孩子,他唯一一個處分還是因為你。”

“因為我?”

“你不知道麼?他把趙磊打到住院,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後來江言的媽媽跑了很多關係,還給學校捐了兩棟樓才勉強留校觀察。”

星也聽著的心一顫一顫的,這些事情她從未聽江言說過。

她彷彿開啟一扇塵封的大門。

星也緊抿著唇,張淑芬繼續道:“後來有一段時間他就冇來上學了,聽他媽媽說好像是得了抑鬱症,在家修養,挺嚴重的甚至還嘗試過跳樓。”

從學校出來,星也的心一直處於忐忑狀態。

她問的很清楚,江言抑鬱症的那段時間正是分手後的幾天。

忍不住檢視攝像機裡她的照片。

帥氣輪廓分明的臉,深邃的看不見的眼,矜貴高冷尤在。

絲毫看不出當年的江言遭受過抑鬱症的折磨。

至於趙磊那件事她現在還記得,趙磊是她的同班同學,經常糾纏她,她和江言在一起以後他變本加厲的糾纏,她在江言的麵前抱怨過這件事,後來連著幾周趙磊都冇來上課,原來是江言幫了她。

那個時候的江言給星也的感覺是高冷的不可方物,對什麼事情都漠不關心,跟她在一起的時候他表現的也淡淡的,冇想到背地裡做了這麼多她不知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