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言從辦公室出來,掃了她一眼,“走吧。”

星也跟在他後麵屁顛屁顛的進了電梯。

回想翻看微博這件事,她忍不住問:“這些年過的好麼?”

江言眸子略微波動,反問:“怎麼,你對我以前很感興趣?”

想想也是是挺可笑的,兩人都見麵幾次了,現在才問。

星也辯解,“可以有興趣麼?”

她其實是想問清楚每天給他微博留言的女人是誰,不過仔細想想跟她也沒關係,她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好奇,還是在意,但如果是在意也太逾越了,所以隻能旁敲側擊的聊一下。

電梯到了最底層,江言先出去,“過的很好。”

直接四個字總結回答了她的問題。

剛出大樓,兩人就看見不遠處蹲點的傅寒。

江言:“你能處理好麼?”

星也點頭,“能。”

江言:“我在車庫等你。”

星也走到傅寒的麵前,皺著眉問:“你在這裡乾嘛?”

看見星也,傅寒不自在的說:“接你下班,你看,我買了很多你喜歡吃的東西,有無骨雞爪,泡椒酸蘿蔔鴨……”

星也認真的看著他,“傅寒,我想上次我已經跟你說明白了,今天我再說的更明白點,你跟我心裡都有人了,我們不可能再互相敷衍著過日子。”

傅寒著急,“她隻是我的初戀,而且想起了很多往事纔會喝醉的,我跟你保證我以後絕對以你為中心,你不要跟我分手好不好,算我求的。”

星也拒絕了傅寒的好意。

因為她清楚的知道,傅寒對她的好全部來自於對初戀的愧疚。

現在他說著什麼死心塌地的對她好,如果他的初戀回頭他確保他不會丟下她?

離開之前星也提醒:“最近這段時間我都不在家裡,也彆來公司蹲我了,我上次聽你的朋友說,你的初戀現在是單身,既然放不下,不如就豁出一切勇敢去追。”

說完頭也不回的消失在傅寒的視野中。

剛到車庫,江言就發了一條微信:“還在培養感情麼?”

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每一句話彷彿帶著刺,星也氣憤的回了一句:是的。

江言:那我先走了。

星也:等等……我馬上到。

對方冇回答,星也飛快的跑到江言的車麵前敲敲車窗,“我來了!”

冇想到江言冇回答,直接開車離開了,隻留下一臉懵逼的星也。

這人也太容易生氣了吧?

話說以前的他脾氣也這麼差嗎?

記憶裡的江言說話謙謙有禮,性格溫暖隨和,根本不像是現在這樣,他變化不少。

冇辦法,隻能打車去了,剛打開手機身後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喂,叫什麼星的。”

還冇回頭一個女人便走了上來,星也認出她就是自稱江言女朋友的。

星也:“有事?”

女人輕蔑的看著她:“你可真騷啊,腳踏兩條船還想勾搭江言?”

此時車庫寂靜無聲,女人的聲音尤為刺耳。

星也吃驚的問:“你跟蹤我?不對,你是跟蹤江言?”

女人急了走上前來惡狠狠的推了星也一把,“我是江言哥哥的保護者!為的就是防止你這種人投懷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