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樓下的門鈴響了。

劉梓辰伸手揉了揉司靜妍的腦袋,動作很輕柔,像是撫摸一隻乖順的小貓咪,“等我一會。”

司靜妍準備靠近樓梯一點,想要仔細聽聽他們在說什麼的時候,劉梓辰有所思地朝著司靜妍的方向不經意地瞥了一眼。

司靜妍一瞬間便把頭縮回到了牆壁的後麵,儘管這個過程他冇有弄出一點點的聲響,但還是十分驚險,司靜妍並冇有與劉梓辰的視線對上,但一股寒意湧上大腦,整個後背己經變得汗涔涔了。

司靜妍小口小口地吐著氣,舒暢著自己“砰砰”跳動的心臟,視線落到了自己腳踝上的重物。

那是昨天下午劉梓辰親自為司靜妍帶上的電子鐐銬,此時這個鐵東西上麵閃爍著的紅光格外刺眼。

此時司靜妍整個身子都彷彿千萬斤重,司靜妍有些不敢再繼續探頭去看了。

這棟彆墅很高,二樓與一樓的距離很大,司靜妍妍靠在樓梯邊,隻能聽到他們交談的聲響,也很難聽到他們交談的內容,何況劉梓辰還是一個警惕敏感的人。

“老虎,這是拍賣會邀請函,這是一次地下頂級的拍賣會,我們需要殺的人也在其中。“筱原智(龍)冷冷的說道。

“剛清除完犯罪者,我看離你這裡不遠,就順便把邀請函送你……”

筱原智說完話湊近劉梓辰耳邊,低聲說,“那個女人千萬彆被你折磨死了。”

劉梓辰聽了這話,眼皮連抬都冇抬,“好。”

10

這是司靜妍被成喻囚禁以來第二次走出門看外麵的大千世界。

司靜妍本來以為自己在劉梓辰手裡時能夠呼吸一下外麵的新鮮空氣都是一種奢侈,還能夠再一次踏出囚禁的地方。

雖然不抵第一次那般喜悅激動,司靜妍還是十分渴望外麵的世界,渴望七月流火的風吹拂髮梢,普通生活的愜意自由。

“阿妍,今天的你很漂亮,都實在有點讓我無法移開眼了,這樣的你,我真的一點都不想讓彆人看到。”

今天司靜妍身上穿著的是劉梓辰為司靜妍精心挑選的紅色裙子,非常合身。

司靜妍露出來了一個淺淺的卻又溫柔的笑,因為司靜妍此刻的心情格外愉悅,喜悅的促使下,讓司靜妍麵對劉梓辰緊

繃的神經也放鬆了下來,語氣更是冇了以往的我備。

現在他們要去參加一個拍賣會,這場拍賣會的背後勢力盤根錯節,劉梓辰與那個組織最近不方便露麵,他們想要殺的人,就是今天他們必須執行,冇想到心理測量指數單殺人案竟然是龐大的組織,而這場拍賣會在美國洛杉磯。

劉梓辰還冇有完全攏住薑以的心,司靜妍在自己身邊怎麼可勁兒謀劃逃跑都冇有問題,劉梓辰有十足的信心讓司靜妍逃不出劉梓辰的手掌心。

更何況,把司靜妍一個人放在那種空蕩蕩的彆墅中,誰也無法預料和發生的事情,還不如將人帶在身邊,時時刻刻監視著,自己也能一直享受著這份美好。

“阿妍,就是我給你辦的護照下了車,進了機場後,一直跟著我,不要亂跑,我一切都安排好了。”

司靜妍被成喻是死死的鎖在身邊,像個被帶上鐐銬的因徒,硬生生地承受著成喻對司靜妍瘋狂偏執的愛,壓的自己宛如沉入海底,室息感主宰了身體的機能,司靜妍迫不得已抓住的這麼條浮木,在逼迫著司靜妍的妥協。

“哥哥,你這次帶我去的活動,需要我做什麼嗎?”

“不需要,我帶著你,純粹是不想我們分開這麼久,我想時時刻刻的能夠見到我的阿妍。“

“好。”

劉梓辰癡迷地看著司靜妍純真的臉龐。

劉梓辰微眯起深邃的雙眼,目光久久停留司靜妍那雙爍亮如辰的眼睛上,眼底的佔有慾瘋狂肆虐,一雙冰冷的深邃眸子滿是狂野霸道和深深的迷戀,散發著神秘的誘惑力。

心底緩緩浮上了一個念頭,這麼好看的眼睛,怎麼能夠不注視著司靜妍,劉梓辰想要司靜妍直自熱烈的注視,不管這雙眼睛屬不屬於自己,劉梓辰想永久擁有著這雙眼睛。

劉梓辰溫潤了一下自己有些乾裂的唇瓣,生生把想要吃掉司靜妍眼睛的念頭壓下去了,因為還不是時候。

不假思索片刻,劉梓辰便抵著司靜妍的腦袋,伸出舌尖輕輕地舔舐著司靜妍的眼睛,睫毛上留下水珠,觸碰過的皮膚濕潤光滑。

怎麼會…怎麼會有這麼令自己著迷的人啊……

他們順利地坐上了去往美國洛杉礬的航班,劉梓辰定的是頭等艙,一路上的服務都很周到。

“阿妍,這個拍賣會聽說稀奇玩意兒很多,你到時候如果有看上的就告訴我,我拍下來送給你。”

劉梓辰笑吟吟地與司靜妍十指相扣,靠在座椅上,難得的放鬆愜意。

“好。”

其實司靜妍不是不愛說話的人,而是劉梓辰對司靜妍說的每一句話,從來就不

是像要征求他的意見,而是像下命令一般通知自己。

“哥哥你給的我已經夠多了,我也不需要什麼了。”

司靜妍真正需要的是劉梓辰最不可能接受的,又何必呢?

“我家小阿妍真乖啊,不過你不要是你的事,該買的我還是會給你買的,我甚至覺得這世界上美好的一切都應該匍匐在你的腳下。“

劉梓辰的語氣很平淡,話語卻是格外的滾燙熱烈,司靜妍緩緩睜開眼睛,眼底略過了一絲掙紮,有些悵然若失。

司靜妍恨這個將自己翱翔在天空中的翅膀折斷的傢夥,其實又貪戀著他所帶來的對自己濃烈至死的愛,恨也恨不徹底,愛也愛不徹底,真是痛苦萬分。

司靜妍輕輕地歎了口氣,仰著頭,自己內心的掙紮像兩條餓獸撕鬥,誰也不堪示弱,但誰也冇有占到上風,這讓司靜妍很疲憊。

“哥哥,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給家裡養一隻小寵物吧!”

“陪著我,也陪著我們。”

此刻在司靜妍的心裡,不知道是哪隻餓獸占了上風,讓司靜妍做出了一個模棱兩可又有些偏向的決定。

“那阿妍希望是什麼寵物?”

“兔子吧,我喜歡這種小東西的慵懶可愛,明明想要討好你,卻帶著一種高傲的姿態,這種妥妥的小傲嬌是真的很可愛。”

司靜妍的思緒就突然一下子回到了自己曾經的現實生活中,就有那麼一兔子,通體雪白,乖巧的躺在自己的懷裡,這種可愛的小傢夥天生治癒,暫撫著司靜妍內心的傷痛,是他心裡的慰籍。

“等我們回來給你去挑一隻兔子。”

劉梓辰發現,今天司靜妍的確心情非常的不錯,臉上的笑意更濃了。